关灯
护眼
字体:

38.第38章 钱和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光头佬和大金牙说出姜亿康的名字后,两人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两人脑袋挨在一起,完全听不到两人在说什么。

    可是,突然,光头佬站了起来,瞪着眼睛看向大金牙道:“你说什么,你拿我当傻子啊,别以为你打的小算盘我不知道。”

    大金牙也站了起来,叫道:“光头佬,别给你脸不要脸,我这是给你面子,当心惹急了我,灭你全帮。”

    “放你妈的屁。”光头佬猛地抬腿,一脚踢在大金牙肚子上,大金牙“啊呀”一声,弯下了腰,可是顺势向前一顶,一头顶在光头佬肚子上,把光头佬顶倒。

    光头佬一把将大金牙拉住,两人倒在地上,扭打起来。

    两个老大这么一动手,下面的小弟全都蒙了,刚才还谈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动起手来。不过老大既然出手,小弟们也没有坐视的道理,两帮人立即群殴起来。打了好一会儿,两帮人分不出胜负,才慢慢分开,只是不少人已是头破血流。

    “妈的,大金牙,你等着。”光头佬骂了一句,气乎乎地带着众兄弟转身离开。

    第二天,流罗湾突然爆发了多起群殴事件,对殴的双方是光头党和砍刀帮。一开始,还只是小范围的争斗,但到了后来,两个派帮完全出动,整个街区上几乎都是打斗的人群。

    光头党和砍刀帮是流罗湾的八大帮派之二,这两个帮派一动手,立即引起了其他六个帮派的注意,这些帮派的老大纷纷派出人去打听消息。

    隐约打听到,两个帮派的争斗起因是因为两个帮派的几个弟兄莫名其妙失踪了,而两个派帮都怀疑是对方在作手脚,所以争斗起来,后来演变成你死我活的局面。

    流罗湾斗殴的事情经常发生,但多是小范围的,或是浅尝辄止,像这种你死我活的局面,还是第一次。

    其余的六个帮派立即嗅到了其中的机会,马上集结,等待着光头党和砍刀帮两败俱伤的时候,接收地盘。

    一时间,整个流罗湾风起云涌。

    流罗湾警署。

    旬强面对不断上报的群殴的信息,早已手足无措了。他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光头党和砍刀帮的群殴,让他嗅到了不正常的气息。虽然表面上整个事件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知道,事事都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个不慎,他也会跟着一块倒霉。

    寻思了良久,旬强终于下定了决心,拿起听筒拨打了一个电话:“宋局长,你好,我是旬强。”

    “哦,旬署长,什么事?”电话那边传来宋次的声音。

    旬强说道:“我有一件事要向您汇报,现在流罗湾有两个帮派正在为争夺地盘斗殴,现在已经有几百人参与其中了,我请求总局支援,平定秩序。”

    宋次却骂道:“什么?帮派争斗?旬署长,你这个署长是怎么当的,辖区内竟然有黑社会帮派,这件事情要是上报上去,你这个署长难逃其责,竟然还让总局派人支援,我看你是不想干了。”电话那头,宋次突然翻脸了。

    旬强脑子一阵轰鸣,急忙说道:“可是,宋局长,流罗湾八大派帮的事您可是知道的……”

    宋次怒道:“胡说!旬署长,说话你可要负责任,你说我知道八大帮派的事,有什么证据?可有我给你手写的文件,还是我明确说过八大帮派的事?”说到这儿,宋次已是声色俱厉。

    旬强立即明白自己说错了,可又想不起该如何挽回,只有结结巴巴地说道:“这……没……没有。”

    宋次冷哼了一声,说道:“哼,旬署长,我看你是糊涂了,上次安排你姜亿康的事,到现在也没办好,李局长一直在等你的好消息,谁知道好消息没等来,却等到了这么一个坏消息,旬署长,想不想干这个署长,你看着办吧。”说完,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忙音声。

    “宋局长,宋局长。”旬强连叫两声,见对方电话已经挂断。旬强长叹一声,扔下听筒,身子一软,倒在椅子上。

    片刻后,旬强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拍脑袋,说道:“我怎么这么笨,让姜亿康去处理两个帮派的群殴案件,姜亿康必死无疑,宋次一高兴,一定会保住我,出了再大的事也不怕,如果他不保我,我就用他让我弄死姜亿康的事来威胁他,哈哈哈,我太聪明了,就这么办。”

    旬强立即抓起桌子上的电话,说道:“立即安排李十和姜亿康外出巡逻,遇到光头党和砍刀帮斗殴人员,让姜亿康给我抓回来。”

    立即有警员把命令传达给了李十和姜亿康。

    李十脸色一沉:“这个旬强真是不知好歹,明目张胆地来算计我们,反正我也不想干了,干脆现在就走人。”

    姜亿康胸有成竹地说道:“别急。现在我们先按兵不动,等到晚上,等我们的人齐了,我自有主意。”

    一天在漫长的打斗中结束了。

    坐立不安的有旬强,有光头佬和大金牙,有流罗湾其他派帮的老大,甚至还有李十。所有人都关注着流罗湾的动向。

    只有姜亿康平心静气。可是在流罗湾,除了姜亿康外,还有一个人也不为外界所动。

    这人处于流罗湾最繁华的街区的一座高楼内,这座高楼内部装修的极为奢华,内部人来人往,也十分热闹。

    熟悉流罗湾的,都知道,这座高楼是流罗湾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定军帮的总部。

    在这座大楼的最顶层,装修更加地奢华,此时,却有十几个身穿黑色西装满面焦急的人,来回地踱着步子。

    其中一个黑衣人急道:“都别走来走去的了,再这么走下去,就算把地毯磨平了也没用,我们一块去找大哥说说去。”

    “好,好,我们一块去。”众黑衣人一齐点头,一起穿过几间走廊,来到一个紧闭的房门外。

    面对房门,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大哥,现在砍刀帮和光头党乱成了一锅粥,其他派帮全部都集结起来,准备在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接收地盘,我们是不是也行动起来。”

    房门内传出一个声音,说道:“此事另有蹊跷,而且有大凶险,你们都回去吧,责令手下所有弟兄,这三日内闭门不出,谁也不准给我惹事生非。”

    “这……明白了,大哥。”门外的众人显然对门内的老大十分尊从,各自对视了一眼后,退回到了大厅中。

    屋内,却是另一番景象。

    与外面金壁辉煌、雕梁画栋不同,屋内极为朴素,墙徒四壁,只有屋子正中放着一张木桌,木桌上一个香炉,冒出缕缕清烟,木桌后一个蒲团,蒲团上坐着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刚才说话的,就是这个年轻人。

    此人身材修长、肤色白晰、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手中拿着一把鹅毛扇,徐徐扇动,看上去竟是极为文雅。

    若是不知情之人,根本无法将眼前的人与独霸一方的定军帮的老大,那个诡计多端、足智多谋,被人称作孔明的人联系在一起。

    此时,孔明正盘膝坐在木桌后,木桌上摆着三枚秦制铜币。他反反复复端详着三枚铜币,嘴中喃喃喃自语说道:“奇怪、奇怪,连卜了三卦,都是卦相大凶,诸事不宜。而且我这几日一直心惊肉跳,难道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外面,光头党和砍刀帮已经大战了一天,街上到处鲜血淋漓,到了深夜,打斗之势仍然未减,不过因为经历了一天的打斗,双方都损失惨重,据说每个帮派都损失了几百人,现在两帮只剩下几十人可以战斗,可是即使这样,双方仍然是一副势不罢休的姿态。

    最后,连大金牙和光老佬也出面了,在两人的带领下,余下的残兵一路打下去,最后两拨人马都冲进了流罗湾码头的仓库中。

    两拨人冲进仓库后,就将仓库大门紧闭,不过里面却不时传来枪声、打斗声和惨叫声,看来打斗的热烈程度更加白热化。

    仓库外,除了定军帮之外的五大帮派各有耳目安排在仓库外,源源不断的信息送往各自老大的手中。五大帮派的老大都蠢蠢欲动,可是,他们在得知了定军帮一直按军不动的消息后,都犹豫不决,只是将人马分布在仓库周围,耐住性子,暂时也都静观事态变化了。

    金都花园15A别墅内。

    门外响起了门铃声。

    姜亿康打开门,看到了门外李十、熊、腹蛇等二十个人。

    一看到开门的是姜亿康,李十明显松了一口气:“你果然住在这儿,高档别墅区我还真没来过。”

    “请进吧。”姜亿康微笑着将众人让了进来。

    大厅很大,即使进来二十个人也不显得拥挤。

    “这位就是姜亿康,这些是我的战友,他们都愿意参加我们的组织。”李十介绍道。

    姜亿康点了点头,看了看众人。众人也纷纷向姜亿康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不过,除了李十、熊和腹蛇三个人外,其余的人看向姜亿康的眼神并没有多少信任。

    “我们要的武器呢?这是必要条件,如果没有武器,我是昨天谈的都为零。”熊看了看大厅,显然并没有他们要的武器。

    姜亿康看了看表,说道:“不用急,我约的是6点,你们早来了三分钟。”

    熊说道:“好吧,我们也不差那三分钟,不过,我不相信你能在短短一天的时间内搞到我们要的武器,要知道,我们一人一把枪,那可是20把。”熊坐到沙发上,盯着墙上的钟表,脸上竟然有一丝紧张。

    姜亿康淡淡说道:“那就等等看吧。”

    “铛!铛!铛!”墙上的钟表报时了,正好是晚上六点。

    熊一伸手,说道:“六点到了,东西呢?”在熊心里极深处,他对姜亿康完全没有信任,所以,当能够验证姜亿康是个骗子的事情出现后,熊反而轻松了许多。说完这话,熊立即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可是,正在这时,忽然听到屋外传来马达轰鸣声,马达声转眼就到了屋外,接着车辆刹车的声音,同一时刻,门铃响起。

    熊和腹蛇等人对视了一眼,腹蛇走到门前,透过门镜看了一眼门外,这才谨慎地打开门。

    门口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腹蛇一见此人,立即一怔,显然他认出了此人。但是中年男子并不认识腹蛇,他走进屋,一眼就看到了姜亿康。

    中年男子恭敬地说道:“先生,终于见到您了。”

    姜亿康笑着回答道:“是你,没想到还劳你亲自跑一趟。”

    中年男子恭敬中带着一丝激动,回答道:“本来不需我来,但是老板说是先生您要的货,我必须亲自到,有20年没见先生了,没想到,先生还是那么年轻。”中年男子一直如同一个晚辈一样对待姜亿康。

    姜亿康微笑点了点头。

    “先生,我告辞了,如果有需要,我随叫随到。”中年男子鞠了一躬,慢慢退出门去。离开之前,他将一把车钥匙交给站在门口的腹蛇。

    待那人走后以,熊问道:“腹蛇,你认识那个人?”

    腹蛇面色肃然又有一丝激动地点了点头:“是,我见过他。”

    熊问道:“他是谁?”

    腹蛇看了看姜亿康,见姜亿康并没有反对,才慢慢说道:“世界第一军火商的私人代表,外号查理。”

    “是他!”

    “他就是查理?”

    熊、李十等等人都大吃一惊。

    号称世界上最神秘的第一军火商,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甚至没有人见过他,他与外界接触,全凭他手下的四个私人代表,而查理正是其中的一个。这四个私人代表,能够决定世界的军火的走势,可以说是世界的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谁也没想到,刚才那个对着姜亿康低头哈腰,如同快递员一般普通的人,竟然是查理。

    所有人不由自地看向姜亿康,姜亿康在他们心中更产生一层神秘感。

    姜亿康指了指腹蛇手中的钥匙,淡淡地说道:“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我只是碰巧认识他而已,武器已经到了,把车开到车库吧。”

    “是。”腹蛇连忙答应道,仅凭查理对姜亿康的态度,就足够让腹蛇对姜亿康产生尊敬。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