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7.第37章 顺藤摸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市中区一处别墅内。

    苏玲正冲着苏安邦叫嚷着:“爸爸,你为什么让姜亿康到那种危险的地方,他会送命的。”

    苏安邦坐在桌子后面,看着手中的文件,头也不抬地问道:“是他让你来求我的吗?”

    苏玲道:“不是,他才不会求你呢,他说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苏安邦说道:“没错,他说的确实是事实,我曾经向他谈过调离岗位的事,但被他拒绝了。”

    苏玲急着说道:“可是,那里实在是太危险,今天他第一天上班,就遇到了20多个小混混群斗的现场。”

    苏安邦问道:“怎么?他受伤了吗?”

    苏玲摇了摇头:“没有,他把那20个小混混都抓回警署了。”

    苏安邦这才抬起头,问道:“是么?他竟有这个本事?他是怎么完成的?”

    苏玲撒娇道:“不知道,我才不管那么多,爸爸,我要你想办法把他调离流罗湾。”

    苏安邦却继续问道:“对了,那20多个小混混呢?”

    苏玲倚在苏安邦身上,说道:“你不准打岔,先答应我把姜亿康调离流罗湾。”

    苏安邦说道:“这正是把他调离流罗湾的办法,先告诉我那些小混混呢?”

    苏玲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不过,流罗湾的署长好没有骨气,对那些小混混低头哈腰的,还说要放了他们。”

    苏安邦放下手中的文件,问道:“放了吗?”

    苏玲摇了摇头:“我没见。”

    苏安邦略一寻思,抓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电,说道:“立即安排人,暗中查访今天流罗湾被抓的20个混混怎么处理的,注意收集旬强徇私枉法的证据,另外注意保密。”

    扣下电话,苏玲不乐意地撅起嘴:“你骗人,你答应我的事呢?”

    苏安邦说道:“等我查实了旬强,姜亿康自然会有理由离开了。”

    苏玲道:“可是谁知道你要查多长时间,万一亿康有危险怎么办?”

    苏安邦笑道:“不会的,第一天上班就能抓住20个混混的人,会有危险吗?要信任你看中的人。”

    苏玲皱眉道:“这……”

    苏安邦拍了拍苏玲,说道:“好了,快回自己房间吧,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因为我现在也比较看好这个小伙子的。”

    苏玲一喜,说道:“真的?”

    苏安邦点了点头,回答道:“真的。”

    “那你可不许骗我啊,骗人小狗。”苏玲露出一丝笑意。

    “好,骗人小狗。”苏安邦露出父亲的慈祥。

    “好吧,爸爸,再见。”

    流罗湾警署。

    旬强跑前忙后,递烟倒水,终于熬到红毛等19个人的伤全部治疗完毕了,红毛和光头的腿上打上了石膏,死掉了两个人也装上了棺材。

    在旬强的低三下四哀求下,红毛等人才骂骂咧咧地出了警署,上了旬强给他们准备的一辆中巴车,红毛找一个伤势最轻的兄弟开车,一行人出了警署,向自己的地盘开去。

    此时已是黑夜。

    黑夜的流罗湾如同一座死城,因为,生活在流罗湾,没有一个人敢在黑夜外出,因为黑夜是抢劫、杀人、强奸的最佳掩护。

    路上空荡荡的,甚至空气中都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

    中巴车上,红毛、光头等人不停地咒骂着姜亿康。

    突然,一直正常行驶的中巴车停住了。

    汽车的停顿让红毛的腿痛了一下,红毛骂道:“混蛋,为什么停下了?”

    开车的混混说道:“老大,前面马路中间站着一个人。”

    红毛手搭旁边的兄弟勉强抬起了身子,看向马路,骂道:“什么人,找死啊。”

    光头等人也仰起头,向外看去。

    就见空旷的马路上,静静地,如同一潭死水,只有昏暗的路灯将黑暗分割成一块又一块的光亮。

    而在昏暗的灯光下,赫然着着一个人,正挡在中巴前进的道路上。灯光下,此人的身影被拉长,再拉长,看上去阴森无比。

    “他……他是姜亿康!”光头眼尖,一眼就认出了,车前那人正是今天让他们如堕地狱的姜亿康。

    “姜亿康!”一听到这个名字,所有的混混都打了一个寒战,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全部摔倒在椅子上。

    红毛在惊恐中也歪坐在椅子上,肋条处立即传来一阵巨痛,让红毛不由地叫出声来。

    “啊——”

    “老大,怎么了?”这叫声如同鬼嚎,让本来就惊魂失措的众混混又吓了一跳,甚至有人都吓尿了裤子。

    巨痛让红毛稍稍清醒了一点,他看到其余混混猥琐的样子,故作镇定地骂道:“混蛋,这就怂了,怕什么,我们在车上,他还离我们有几百米远呢。怕什么!开车,快开车,撞死他。”

    “对,对,开车撞死他。”众混混也想到,自己还在车上,那是相当地安全,于是也跟着叫起来。

    油门猛踩,中巴车突然加速,如同疯了一般,冲向姜亿康。寂静的黑夜,轰鸣的马达声格外刺耳,甚至传出了极远,融入到黑暗之中。

    中巴车的速度越来越快,离姜亿康也越来越近,众混混都紧握着着扶手,目不转眼地盯着前方的姜亿康。

    姜亿康站在路中央,看着疾驰而来的中巴车,一动也未动。

    车离人越来越近,众混混的心已提到了嗓子眼。

    此时此刻,车灯的光芒已笼照住了姜亿康,众混混看得更清楚了,车灯下的姜亿康,脸色煞白,看起来有些恐怖。

    再下一刻,中巴车终于要撞上了姜亿康。

    就在要撞上的一刹那,姜亿康双手一抬,两手一下子抓住了车头,双臂一展,“轰”的一声,整个中巴车从中而开,被撕裂成为两半。

    红毛等人只感觉中巴车像是撞上了一座大山,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飞了起来,中巴车变成了过山车,而他们则是过山车上没系安全带的乘客,瞬间被甩了出去。

    两片中巴车远远地被姜亿康甩了出去,落在了地上。19个混混从半空纷纷落地。

    “啊——”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19个混混歪歪斜斜躺倒在地,哀嚎不已。红毛已经断了又接好的肋骨再次折断,深深扎入红毛的内脏,让他口吐鲜血,染红了前胸。

    姜亿康面无表情,慢慢向小混混们走去。

    “饶命,饶命。”

    “我们认罪,把我们抓回去吧。”

    “我也认罪,我认罪伏法。”

    众混混乱叫着,却没能让姜亿康的步伐停下丝毫。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既然你们得不到法律的惩罚,那就让我来惩罚你们。”姜亿康站住身体,背后慢慢伸出一对巨大的骨翅,双翅张开,遮蔽了路灯的灯光,将众混混们所躺的地方变成了一片黑暗。

    “啊,是妖怪。救命。”

    “救命。”

    众混混更怕了,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挣扎着站起来,踉踉跄跄向远处跑去。

    黑暗全部遮蔽了整个天空,众混混眼中已看不到一点光亮,惊慌中回头看去,就见天空中一道巨大翅膀的身影飞掠而来。

    黑影飞过众混混的头顶,远远地落下。姜亿康缓缓收回骨翅,带有鲜血的獠牙也隐入了口中。姜亿康身后,19个混混已经全部身死,所有人的颈部,都留下了两个牙印。

    姜亿康没有回头,但柏油路却裂开巨大的缝隙,将19具尸体、破碎的中巴全部吞噬到了地下后,又慢慢合拢。柏油路再次恢复了平整,完全看不到有任何的痕迹。

    姜亿康慢慢向前走去,看似缓慢,可是却在眨眼之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姜亿康离开后半个多小时,天空中飞来两道剑光,剑光落下,两个人影显现出来。这两人正是前几日还在北疆边陲的一处原始森林处斩杀僵尸的道士统德和世允。

    两人落下剑光的地方,正是刚才姜亿康杀死红毛等小混混的地方。

    世允看了看干净的地面,不解地问道:“师叔,这里这么干净,难道真的有僵尸出没?”

    统德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的僵尸头骨作成的手环一直嗡叫示警,而且到了这里示警之声最强,就是应当在这里。”

    世允疑道:“但是为什么没有看到打斗的痕迹?”

    统德双目一睁,额头的双目之间赫然出现了一个竖立的第三只眼,地下看去:“看,地面下有十几个死尸。”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