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10章 偷瓶不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场贵如油的小雨下了整整一个白天,让整个泠川城都被一层油光水亮般的湿润所覆盖。空气很是清新,带着一股淡淡的,只属于江南烟雨天的馨香,叫人十分舒服。

    苏绾心和明尚并肩行走在落花巷子里,只有明尚的皮鞋底敲打在石板路上发出轻微的响声,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切静谧安好,连滴水檐缓缓坠落在地的声音都听得到。她俩谁也不想打断这种宁静平和的感觉,好像这条回家的路永远不会有终点一样。

    “绾心……”明尚终究是忍不住开了口道,“我……我想带你走。”

    “带我走!?”苏绾心暗自一惊,转过脸吃惊地望着明尚。

    “昨个儿我没说完,义父来得信上,还说让我去法国深造——绾心,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义父说,错过了,不知还好等多少年……绾心,我现在唯一舍不下的就是你,我想带着你一起走。”明尚亦是转过脸回视着苏绾心,直到看得她脸红过耳,只是低头看路,明尚才是动情说道,“绾心,我喜欢你。要我离开你,一个人去法国,我心里痛得要被从中撕裂了!绾心,我想娶你……我已经跟我母亲说过了,她知道你父亲曾在京中做过官,说你是书香门第……她,不反对我们来往。”

    “真的吗?”苏绾心眼中露出些希冀的光,可又在顿时觉得失态,不禁脸上更是红透了,低下头再不说话了。

    明尚看她的样子,不免满心欢喜,伸手拉住苏绾心,低声说道:“绾心,你也是喜欢我的,是不是?”

    苏绾心看着他一脸欢喜若狂的表情,不由得静默地点了点头。卷曲柔亮的头发垂下来,正好盖住她羞红的脸颊。

    明尚简直高兴得要就地跳起来了。他好想伸过头去吻吻苏绾心的脸,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可是他刚把脸凑过去,马上就听见前面的苏宅传出好大的动静,仿佛是什么东西被摔得粉碎。

    “什么声音?”苏绾心一下子挣脱了明尚的双臂,吃惊地瞪圆了眼睛,失声道,“仿佛是我家!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明尚也觉得这声音不大对头,立时也换了一副严阵以待的面孔。他皱着眉头倾听了许久,低声道:“仿佛还有争吵的声音……走,我们去看看!”

    苏绾心没想那么多,跟着明尚一起快步往家门口小跑过去。越是靠近,越是听到家里发出好大的动静,争吵声和摔打东西的声音都有——糟糕,难不成爹爹又在打哥哥么?哥哥是又做错了什么事,惹得爹爹发如此大的脾气?

    苏绾心没敢怠慢,小跑着进门,绕过照壁,只见当间站着母亲尤氏和冯妈,两人都是气得脸白如纸,胸口在剧烈的起伏——她们对面是一脸无所谓表情的哥哥苏凌臻;冯妈手中还抱着一只净瓷花瓶——苏绾心一下子就认出来这花瓶是爹爹最喜欢的那一对儿景德镇官窑的重阳菊花瓶,款是清乾隆年间的。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