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章 兄弟多留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姚远应该是个不错的商业合伙人,虽然她并不了解他,但是不管怎么说,在最后面临将要辞职的境遇时还能够惦记着旧东家嘱咐他‘不能犯糊涂’这样的副总并不常见。

    而且钟蕾到今天都还记得那一次齐家琛摊上走私案时,姚远为了营救他出来而焦急奔走的样子。

    七年的时间不短,一个人的职业生涯里能有几个人整整七年始终陪在你身边?七年,把一个刚刚起步的小公司发展成今天这个规模,这份坚持就值得尊敬。

    一个为了公司奉献了七年的副总,就这样轻易让他走掉,齐家琛身上流的血还真不是一般人那样的温度。

    路口红灯正等着一辆载满人的公交车。

    已经七点多了,很多人还在耐着饥饿拼命赶向回家的路;生活就是这样不容易。原本就已经不容易的生活,为什么还要自寻艰难,不让自己好过?

    她忽然想到蔡小乐,心下说不出的萧瑟,她失了最好的朋友,他失了最得力的臂膀,这一下午仿佛所有不好的事情都发生。你要培养一份感情,可能需要几个月、几年、甚至十几年,可是你想摧毁一份感情,也许只要一瞬间。

    天气渐渐暗了,街面上路灯一盏盏亮了起来;汽车和行人争先恐后往前奔,是不是都急着回家?天上的星星眨着眼,只可惜这个夜晚的天气并不太好,有点阴天,厚重的云层挡在前面,遮住了它们的视线。

    姚远离开了恒远。也许在接到齐家琛批准他的辞职报告的前一天,他都没想过自己真的会离开恒远,但是那份他一时激动之下提出的辞职申请,真的就那样被齐家琛批准了!

    不禁苦笑,事情的起因无非是一件关于挂靠的小小的经营理念的差异;姚远都想不明白,一向也算冷静的他,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才提出的辞职申请?可是,即便再没有动过要走的念头,事到如今,却不能不走了。

    对于任何一个有感情的人来说,离开一间自己奉献了七年时间与精力的公司都不是一件容易事。只是人的感情就是这样奇怪,很多时候看似艰难的决定,一旦那一步走出去了,再回头你会发现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困难。

    而且,资历与能力他一样也不缺。

    刚刚入了夏天猎头公司就多次联系他,于是在一个稍显闷热的傍晚,姚远正装走进了一间名为‘倚南’的高级茶艺馆。

    猎头公司的小张正等在大厅,两个人走进包厢的时候,姚远怔住了。

    齐盛尧从桌边站起来,不失礼貌而又颇有风度地伸出手招呼道:“姚先生还真是难请。”

    齐盛尧脸部线条极是坚毅精干,虽然上了年纪,可是无论从着装还是气势上都充满了自信与精力。不管怎么说,他的确具备一个企业领导者的风范。

    事实上早在一个月之前猎头公司的工作人员就联系姚远说齐氏有意向聘请他这样的人才,只是那个时候姚远拒绝了。

    他刚刚从齐姓叔侄二人的争斗中抽得身出来,实在不想再掺合进去。对于一个职业经理人来说,这种掺杂了个人恩怨与感情的商业竞争简直就是不理智与愚蠢的代名词。

    这一点在齐家琛的身上已经得到了很好的证明,明明恒远办得不错,甚至说按照从前的经营方针走下去上市都是可以预见的。可就是被齐家琛的执念搞成现在的模样,不得不靠着收几家小公司挂靠的费用来维持公司的运营。这不光是齐家琛的决策失误,更加浪费了公司每一个员工的时间。

    “对不起齐董事长,我已经申明过并没有加入齐氏的打算。非常感谢您的青目垂加,同时也非常抱歉。”姚远秉着礼貌说完,便就打算返身走出包厢,出乎意料地齐盛尧却朗声笑了出来。

    “我知道姚先生无论从学历和资历上来说都有很多选择,但是我也了解到你妻子手里有一项试剂科研成果,专利已经申请下来三年了,却一直找不到投资方。我最近在昌平建了一个生物制药厂,姚先生难道没有兴趣了解一下?”

    姚远回了头,他望见齐盛尧脸上笃定而没有温度的笑容。姓齐的这叔侄两个的确是一家人,在这一刻他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倔强与执着根本就是他们姓齐的血液里流淌着的固有基因——不达目的,至死不休。而且,他们总是能找到你身上最脆弱的一点,一击即中!

    正如齐盛尧所言,凭姚远的资历和学历,他想要再就业绝不会只有齐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