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走出南辉的时候,钟蕾一直低着头,却不想坐车回家,已经入了夜,就顺着公路一个人走着。她自己也是律师,任南生所提出的这一切疑问她怎么会不知道答案!

    可是很明显,齐盛尧是这起案件的关键人物,如果不是这样,他根本没必要为了吴浩和刘连瑞的律师费买单,但事情究竟是怎样的?他们私底下有什么样的交易?她不清楚。

    关于吴浩、刘连瑞这两个人,是在被捕后得到齐盛尧的‘照拂’、还是在被海关缉查出来之前就与齐盛尧有所交通、甚至说这批走私货品原本就是齐盛尧□□去的这都很难说。可是有一点非常肯定,齐盛尧现在就是想把齐家琛送进监狱!这毫无疑问。

    “呯”的一声,钟蕾被撞得身形不稳险些跌在地上,抬头一看,一个姑娘也是慌乱中转回了头。钟蕾端详半晌,“小乐?是你吗?”

    对面的人,黑超掩面、戴着口罩,整张脸捂个严严实实,一般的交情怕是根本认不出她来。蔡小乐也有些意外,刚唤了一声“蕾蕾”,随即却似正忙逃命一般拉过钟蕾就躲到了她身后。钟蕾张望了一转,前面不远处除了一只纯白色的萨摩耶悠闲自在地踱着方步之外别无它物。那只狗,眼熟。

    “我狗毛过敏啊!真是的,他自己还被官司缠得焦头烂额,怎么还惦记着这条狗没人带它散步,非要让田助理带回家养着,田大力那懒蛋又推给我,每天早晚散两次步。我狗毛过敏啊!”蔡小乐边叫着,边就朝向正自走近的萨摩耶猛摆手,“喂,你跟我保持距离啊,再过来我报警了!”

    就这样,齐家琛的萨摩耶被硬塞到了钟蕾手里,这条狗跟着她回了家。

    一人、一狗,在她的宿舍里两两相望。它长得实在是漂亮!

    两只三色形的耳朵,身形魁梧、通体雪样的毛发,格调不俗。趴在地上的时候,还是昂着头,说不出的优雅。虽然神情是倨傲了些,性情却不怕生,非常友好而有气度地回望着钟蕾,颇有些一见如故的意思。

    既然一见如故,就不能不知道它的名字。于是经过深思熟虑,综合各方面因素,钟蕾为萨摩耶起了个代号‘小雪’。

    虽然,它是公的,不过这不重要。

    钟蕾知道她自己对于小雪来说,只是一个并未登记在册的临时保管员,所以这个代号过了这段日子之后便就毫无意义。

    可惜这代号的主体却似并不欢喜,钟蕾叫了一声‘小雪’,它竟把头别开再不瞧她一眼。如此反复试验多次,依然无效。

    “我说,我在叫你呢。”钟蕾伸手想去戳戳它的背,只是手还没落上去,小雪便非常警惕地站了起来,一只前爪反倒迎上来拍她的手,针锋不让。

    于是在钟蕾这间并不宽敞的宿舍里,一人一狗就玩起了谁先拍到谁的游戏。

    规则虽单调、过程却精彩,你来我躲、敌退我进之中,前蹿后跳的把所有桌椅沙发都踏了个遍。直到不知是谁一下把桌面上的水杯碰到了地上,此时钟蕾已是连累带笑折腾个气喘吁吁,“我不玩了,反正我就叫你小雪,应不应是你的事。”

    她直接瘫坐在沙发上面耍赖,小雪虽似并不情愿,却也无可奈何地趴在了她脚下。

    望着一屋子狼藉,还得拖地。待到屋子重新恢复如初,地板也水灵灵地发着光,夜已经深了。

    钟蕾把客厅安排给小雪,自己进了房间。没心没肺地疯笑过后,还是不得不继续考虑齐家琛的案子。

    实际上任南生刚刚所说的‘不容乐观’,还不是全部。他还不知道君度方面已经掌握了齐家琛业已签字的相关合同和发货单。关于这‘合同和发货单’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虽然并没有亲眼见到、只是在齐盛尧与裘海涛的对话中听得只言片语,可是既然裘海涛这样谨慎的人都把这两样东西作为重要物证拿出来做了总结,那必是没有问题。

    齐家琛想脱了干系,不是‘不容乐观’,而是‘希望渺茫’了。

    打火机‘呯’的一声响,钟蕾正待点燃手里的香烟,这时只听睡在客厅里的小雪腾地就跳了起来。钟蕾一惊,卧室的门已被它撞开了。

    迅捷的身形和警惕的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