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暂时停更,敬请谅解,请兄弟姐妹注意身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所谓行个方便,并不是说让他们不用接受检查,而是将他们的次序提前。

    该死……

    看这勇气神殿城堡下通道内凶神恶煞的城防军,齐天阳心中微沉——

    因为城防军不单单是要检查出城者携带的东西,而且还要收缴出城者的兵器,统一保管,待到事件结束后才会发还。

    兵器……

    兵器是修者第二条生命,对传奇境界高手而言,兵器的重要性大大减弱,但对圣域强者和圣域以下修者而言,兵器的重要性不管如何高估都不为过。

    城防军这样做,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约束枫叶城的高手,可以稳固枫叶城的局势,可以让枫叶城尽可能地在这次突发事件中降低内耗的可能性。

    只是,这种措施对枫叶城有利,对普通修者无害,对齐天阳他们则是要命。

    对齐天阳这种高手而言,一柄用熟的兵器、熟悉兵器的长短、重心甚至是承受极限的兵器,就是齐天阳他们这种高手四肢的延伸。

    事实上,纵然是神兵利器也不是到手就能提高使用者实力的,使用者必须首先熟悉、吃透、掌握这兵器的性能、质地,然后才能如使臂指。

    齐天阳的兵器还有一点小特殊,只要熟识齐天阳的人都能从兵器上判断出他的身份,若是将他的兵器留下,万一在后期无人领回岂不暴露了他的身份?

    齐天阳可是打算离开神殿这个城堡之后就亡命天涯的。

    “名字?”

    面对城防军的询问,齐天阳心中一哆嗦,情不自禁开口:“大人,在下杨天齐。”

    完了……

    齐天阳心中一哆嗦,他必须编一套说辞,不然恐怕会留下莫大的破绽。

    “把兵器交上来,”城防军面无表情地看着齐天阳,手中的兵器对着齐天阳的胸脯,只要齐天阳敢拒绝,这个城防军以及他的同伴会毫不犹豫将齐天阳斩杀当场。“接受检查。”

    齐天阳慢慢解下腰间挎的钢刀,双手捧着递给城防军:“大人,这是我们兄弟斩杀的敌人的兵器,不是我们的,还请大人登记。”

    “不是你们的?”这个城防军诧异第看了齐天阳一眼,头一甩,手中的兵器纹丝不动。“小刘,将牌子拿过来。做好登记。”

    城防军收缴齐天阳等人兵器之后,才对他们进行细致的检查,哪怕是衣角也会被他们细细捏了一遍。

    齐天阳心急如焚,但面对这种情况他也不敢有什么动作,不提城防军中藏龙卧虎,赵忠天还在上面待着呢。

    只是,当城防军开始检查王驰、张幸的尸体时,齐天阳还是忍不住了:“大人,能不能行个方便。我兄弟他们已经死了啊。”

    “死人身上就不能藏东西吗?”城防军的负责官兵脸色更不好,因为任谁都不想把手塞入死人身上乱摸,“城主有令,纵然一针一线也不能从神殿中拿走,否则就是枫叶城的敌人,永世追杀。”

    这条命令执行的很彻底,但凡进入勇气神殿的人。不管是原本的神官还是献祭之路上的劫匪,浑身上下所有物品都被集中存放。

    现在,齐天阳纵然想贿赂城防军也难,因为他的东西都被集中保管了。

    ……

    牛汉在城防军中奔走,寻找外援。

    所幸牛汉的脸面够大,经过牛汉的奔走。城防军竟然专门抽调了十几支精干的队伍开始清剿灯塔内的劫匪,同时寻找牛犇、赵义行的下落。

    这十几支精干队伍的实力很强,每队百人,都是五到六级的战士、法师,纵然是圣域强者也很难将他们轻松灭杀。

    至于牛汉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赵忠天不得而知,不过想必这个代价不会少。不然也不可能压下城防军的欲望——

    要知道,纵然赵忠天自己就曾经生出过打劫牛犇的念头!

    “想不到,童坤展现峥嵘之后,竟然如此的咄咄逼人。”

    牛汉站在赵忠天身边,低声议论,显然,牛汉已经通过特殊渠道得知童坤的四方会谈内容,纵然不是全部内容,恐怕也得知了一些内容。

    “什么意思?”赵忠天诧异看着牛汉,“难道童坤敢向你们万山当铺发难,难道童坤就不怕万山家族不成?”

    “万山当铺不是万山家族,万山家族也不是万山当铺,”牛汉摇摇头,“童坤显然已经把握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不会给万山家族插手枫叶城的机会。”

    “看来你是得到了什么消息了,”赵忠天点点头,“勇气之神沉眠,枫叶城必将风雨飘摇,童坤有所举动也在情理之中,难道,童坤会针对万山当铺而来?”

    “那倒不会,童坤也不想两败俱伤,”牛汉苦笑,“只是谁能想到,童坤会借助这件事情竟然拉拢了张家、孟家和孙家,结成了四方联盟,争夺枫叶城的主导权。”

    “他们这是在找死吧?”赵忠天蹙起了眉头,冷冷一笑,“单凭他们这四方联手,的确可以让人不敢小觑,但这也只是在枫叶城不敢小觑而已,出了枫叶城,他们这个四方联盟还能算老几?”

    “但在枫叶城内,他们四方联手,已经足以震动全城,很有可能他们甚至可以决定枫叶城的动向了。”牛汉摇摇头,“更糟糕的是,童坤还没有那么疯狂,没有让他们这个四方联盟成为众矢之的。”

    “嗯?”

    赵忠天挑了挑眉头,不过对这件事情他的兴趣并不是很大:“老牛,不管如何,最终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童坤想跳就让他跳吧,义行的消息现在还没有吗?”

    牛汉也有点焦急,依着城堡护栏,牛汉看了几眼灯塔方向,叹口气:

    “老赵,你看凡是灯塔上方挂着白旗的都意味着灯塔上没有人,现在没有挂白旗的灯塔就是我们重点搜索对象。”

    赵忠天默然点头,抬眼望去,视野之内,那十几座有可能是怀疑对象的灯塔上陆续出现了白旗。

    白旗招展。意味着灯塔无风险,无目标。

    此情此景,让赵忠天自叹不如,如果是他的话,估计很难调动城防军这么多人协助,一方面是他的交游没有牛汉那么广泛,另一方面则是他没有那么多的财富。财富也是力量,而且是很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