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之獒炎大王出山记(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獒炎口中的那个等字尚未出口,身旁那道茜红色的身影便嗖地一下飞了出去。他伸手想去抓回来,却只抓了一把掺着檀香橘香的空气回来。

    只见,那身着茜红色裙子的羽无飞快地奔到了那几个蓝衣人跟前,就着手里的短杖啪啪啪啪连续打翻四人,然后潇洒地将短杖收了回来,英姿飒爽地站在那四个人跟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啊?老实说了,不然有你们好受的!”

    “他们是匪盗,”一个受伤的男子在同伴的搀扶下走了回来,对羽无说道,“我们是押送货物去夷都的护卫,不巧路上就遭遇了他们那群匪盗,杀了我们不少人,东西也被抢光了。”

    “光天化日都敢来明抢,胆儿也太肥了些吧?”

    “听说最近这一带兴起了个望梁寨,就在前面不远处的望梁山上,总时不时出来劫掠,我们也没想到他们居然能这样猖獗,连白天都敢出来打劫。这位姑娘,多谢你刚才出手相救,不然我等性命就堪虞了。”

    “没什么!”羽无豪爽道,“举手之劳而已!我看此地不宜久留,还是继续往前赶为好,再往前走一段路就过了望梁山了,应该就安全了。”

    “好!”

    “对了,我还有两个同伴,你们稍等等!”

    羽无飞快地跑向了林子里,大喊了两声安阔哥哥却没人回应,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走了。没错,就在刚才羽无小姐去行侠仗义的时候,獒炎就拉上安阔溜了。安阔本来不忍心的,但拗不过獒炎,只好跟獒炎一块儿走了。

    “獒炎,真的不太好吧?扔她一个姑娘家在那儿,万一有危险怎么办?”安阔骑在马上,回头担心地看了一眼。

    “危险?”獒炎扬起鞭子狠狠地甩了一下道,“你应该担心那些人跟她在一起,那些人会不会有危险!没看见人家身手不凡吗?你还担心她?喂,老实说你是不是看上她了?”

    “别瞎说啊!”

    “我就说你不会跟獒麟似的那么没出息,遇见个姑娘就魂儿都飞了,天天在那儿相思来相思去的,看着就叫人肉麻!我们这趟出来是要做大事的,做大事怎么能带着一个小姑娘呢?就此别过最好!”

    安阔想了想,点头道:“也对,我们这趟去夷都很危险,带上羽无小姐确实不妥,希望她能早点回黑家族去吧!”

    两人策马赶了三天的路,终于到达了夷都。进城门一点都不费事儿,只经过简单的盘查就通过了。进得城来,望眼可见的繁华让安阔不由地感触了一句:“夷都不愧是夷都啊!”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再过几年,我们南獒蛮比这儿更繁华呢!”獒炎不屑道。

    “但你不得不承认,夷都确实是很漂亮繁华的,毕竟它作为夷陵国的都城已经有一百多年了,瞧瞧那边那三层楼高的房子,屋檐修得真漂亮,是用金子和钿螺嵌的吧?哎,獒炎,你等等我!”

    安阔几步追上了獒炎,问他道:“你走这么急干什么?我们才刚刚来,应该四处瞧一瞧,再盘算怎么活捉那獒当。”他往前走道:“要捉他肯定不能去王宫,去王宫就等于自投罗网,明白吗?”

    “听你的口气仿佛已经想好对策了?”

    獒炎嘴角勾起一丝自信的笑容道:“没做足准备功夫,我又怎么会冒冒失失地来夷都呢?我打听过了,那个叫獒当的蠢货五天之后会出城狩猎,那就是我们动手的好机会。”

    “是吗?原来你已经想好了啊!”

    “现在我们只用去找家好客栈,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然后再商量一下混进狩猎场的对策。”

    “好!就这么办!”

    两人随后找了一家看上去很高档的客栈,填饱肚子后倒头就睡了。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獒炎打着哈欠坐了起来,推了推睡在他旁边的安阔道:“喂!喂!起来了!起来了!”

    可是安阔没动,好像还沉睡在梦里。獒炎又推了安阔几下,安阔还是没动静,獒炎忽然感觉不对劲儿了,因为鼻边隐隐传来了一股幽香,香气有些发闷。他立刻跳下*拿起桌上的一个茶罐子,朝着安阔的脸就泼了过去,哗啦一声后,安阔从睡梦中惊醒了,一骨碌翻身坐了起来,大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有人在捣鬼!”獒炎气愤地将茶罐子往桌上扔去。

    安阔使劲嗅了两下,忙起身打开了窗户,深吸了两口新鲜空气后转身道:“谁干的?居然对我们用这种东西?难道有人已经认出我们来了?”

    獒炎缓步走到了窗边,透了两口新鲜空气之后,又转过头来嗅了嗅屋内弥漫着的那股香气——沉香,麝香,丁香,还有……橘香,哦,明白了!他握起拳头往手掌心里一捶,磨着小牙道:“我知道是谁干的了!不是我们被发现了,是我们又被跟踪了!”

    “谁?”

    “黑羽无!”

    “羽无这么快就找到我们了?”安阔惊讶道。

    “别忘了,她是个巫女!”

    “可她给我们下这*的东西干什么呢?”

    “谁知道她的?准是闲得没事儿干了!死丫头,上回的教训还不够是吧?那本小王这回就给你整一出大的!”

    “你打算怎么收拾她?”

    “哼!”獒炎嘴角勾起一丝阴笑道,“她大概还不知道,这种*的东西对本小王不管什么用,除非加大剂量,否则也只是一般的安神香料了。所以,她此刻应该还在某个角落偷偷笑着,并不知道我们已经醒了,那我们不妨再来一次瓮中捉鳖,看那小鳖怎么逃出我们的手掌心!”

    安阔耸肩笑了笑:“随你吧!”

    这天晚上,客栈里一片安静后,一个身影嗖嗖地上了二楼。上楼右拐抵拢再右拐,她在第一间房的房门前停下了脚步。掩嘴窃笑了一番后,她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细铁棍,悉悉索索地折腾了一番,锁开了,她猫着腰身溜了进去。

    *上还躺着两个人,其中一个还睡得打起了呼噜。她暗自窃喜道:“果然还再睡呢!乖乖地睡吧!舒舒服服地睡吧!嘿嘿……等你们醒来的时候,你们准会吓一跳的!嘿嘿!”

    乐完了,她几步窜到了*前,拿出了自己准备好的绳子,开始绑睡在外面的獒炎了。刚把绳子套在獒炎脖子上,獒炎忽然睁开了眼睛,黑幽黑幽地好吓人,她不禁吓得浑身一抖,收手正要转身跑,却被獒炎用粗实的胳膊勒住了脖子,瞬间有些喘不过来气儿了!

    当灯光渐渐亮起时,她看清了眼前这两个混蛋,而这两个混蛋也看清楚了她,果然是黑羽无。

    “真是你啊?”獒炎把脸凑到她跟前,一脸得意的歼笑道,“被坑过一次还觉得不够舒坦,非得在本小王手里再栽一次才甘心?你说你这是什么脑袋啊?石头做的,不会转弯啊?”

    羽无好不服气地瞪着獒炎:“你为什么没被迷晕过去?”

    “想晕死本小王?把你全身上下的香料都掏出来还差不多!”

    “羽无你不知道,獒炎和他爹一样,对那些东西的抵抗力都很强,你弄的那一点点是不足以让他睡个三天三夜的,最多是迷晕我而已。”安阔在旁边解释道。

    “怎么样?服气了吧?”獒炎带着他那一脸阴邪的笑容说道,“知道本小王之所以是本小王的厉害之处了吧?”

    “没效用?”羽无一脸不相信地盯着獒炎道,“怎么会没效用呢?你会有那种本事?是你昨晚就发现了所以避开了吧?”

    “你怎么说都好,反正现在你落在了本小王的手里,本小王想怎么处置你都行!”

    “你……来人呐!南獒蛮国的王子跑北獒蛮来啦!南……”羽无刚刚张嘴嚷了一句,就被獒炎用布条把嘴巴塞住了。看着她一脸绯红,两个腮帮子鼓得像吃多了松果的花栗鼠,獒炎乐得大笑了一通,拍了一下膝盖道:“真想把你就这么拖出去,让大家都来瞧瞧你这滑稽的模样!没准,我还能因此收点观看费,补贴补贴盘缠呢!哈哈!太好笑了!我给你改个名字怎么样?叫黑松鼠如何?”

    “唔唔唔唔……”羽无使劲地扭着胳膊,眸子里的剑光嗖嗖地直扑獒炎。

    “不喜欢?那改一个!叫……松鼠黑?”

    “唔唔唔唔……温旦!”

    “说什么呢?”

    “她骂你混蛋。”安阔在旁翻译道。

    “还敢骂人?看来是一点都没认识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是吧?安阔!”獒炎拍了一下旁边安阔的肩头喊道。

    “干什么?”

    “这个女人今晚我就赏给你了,好好享受吧!”

    “别闹了,”安阔哭笑不得,伸手扯开了羽无嘴上的布条道,“羽无,你也别闹了,再闹把人都给闹来了,我们真的就麻烦了。今晚这事儿是你不对在先,你不应该拿香料来晕我们两个,你说是不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