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86寿数天定(开新文啦,求支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件事还没有告诉父皇,其他的事情都已经说清了。”

    “而且,我几天前已经派人去南州接沈达回金陵,打算把这件事跟沈达当面问清楚,之后,看情况是否严重,若是沈达当真不知情,我也就不告诉父皇了,免得惹得他老人家又生气,若是沈达知情,那就要一并处置了。想来,沈达现在应该在回金陵的路上了。”

    秦非邺知道沈叠箩跟沈达之间就像是陌生人一样,所以这些事情,自然是一五一十都告诉了沈叠箩的。

    “那就好,只要能查清楚就行了,”沈叠箩问过了调查情况,又问这件事的处置情况,“阿邺,距离事发已经十日了吧?我一回来就找你了,也没找个人问问,这会儿问你也正好,对于这事儿,皇上是怎么处置的啊?”

    秦非邺默然片刻,才道:“二哥要下毒谋害父皇,这已经不是意图谋反了,这就是造反,而且,事情都已经查清楚了。父皇龙颜大怒,要重重惩治二哥。已经下旨了,废掉二哥王爵之位,一家全部废为庶人。妻子儿女全部斩杀。同时处斩的还有西泉长公主一家,赵贵妃和九公主,还有申氏。都被废掉了身份,一同处斩了。”

    “恩,皇上这样处置,倒也不算狠毒,这是他们自寻死路,也怪不得皇上要斩草除根了。”

    秦非邺又道:“父皇因为这件事龙颜大怒,说自己的儿子倒造起亲生父亲的反来了,怒骂二哥一顿之后,就因为怒气攻心而吐了血,病情加重,已经昏迷好几日了。御医说,这次父皇病势凶险,很可能支撑不下去了,要大家都做好准备。”

    别的事情倒也罢了,倒是这句话让沈叠箩心中一动,眸光凝重起来:“你的意思是说,皇上被二王爷气到了,病情加重,有可能驾崩吗?”

    秦非邺点点头道:“是的。昨天父皇在昏迷中醒来过一次,他说他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把母妃还有皇后娘娘,还有我都叫到了跟前,同我们说,如果他一旦有什么不测,就让时彦登基。连给时彦的传位圣旨都写好了,这几天越发不好了。我觉得,很可能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

    “如果、如果父皇驾崩,朝局很有可能不稳,时彦新帝登基,父皇叫我帮他看着,到时候阿箩你去青茫山,我很有可能就去不了了。不过你放心,我会让碧霄阁的一些精锐跟着你一起去的。有他们在,我也能安心一些。”

    沈叠箩看着秦非邺略有些憔悴神色,心里也有几分心疼,体贴他道:“那是自然的。到时如果这事儿真的出了,诸位藩王都不在金陵,我这个太傅也不能留下来,皇太孙一个人无法稳定大局,你肯定是要留下来的。你放心吧,去青茫山我自有分寸,到时候窦森也会带着人跟我一起去,再加上碧霄阁的人手,这就足够了。你放心,我会尽快处理完青茫山的事情,然后赶回来陪你。”

    现在离懿章太子离开时正好一年,去年这个时候,秦非邺送走他的大哥,现在这个时候,秦非邺很有可能还要送走他的父亲,即便他心中对太初帝有再多的不满,但那天然的父子之情还是有的,所以,他的心里,还是有着身为人子的难受与痛苦的。

    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候,太初帝性命垂危,秦非邺身负重任,沈叠箩虽然说了她要去青茫山,但是她还是不忍心离开的,嘴上说着要走,却也没有定下具体的时间,她就只想着在这个时候,多多陪伴一下秦非邺,能陪多久是多久。

    因为太初帝的病重,又因为秦允明谋反事件的影响,朝局多少还是有些不稳的,刚刚成立的特战营在这个时候还是有大用处的,沈叠箩就取消了所有人的休假,直接让所有人在金陵待命,同禁军一起在宫城中戒备。

    金陵城中,气氛凝重了许多,这样紧张的气氛,倒是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太初帝的身体坏到了最差的程度,所有人都在静静等着最后那一刻的到来。

    *

    金蕉叶和逍遥子赶到了武当派,见到了朝阳真人。

    年过百岁的朝阳真人自是须发皆白,仙风道骨,一派道家风范。

    “金掌门和逍遥掌门此番上山来寻贫道,所为何事啊?”寒暄过后,朝阳真人微笑着问道。

    金蕉叶这一路上心里都憋着要问朝阳真人关于沈叠箩的事情,所以这会儿见到了人以后,也顾不得多说什么,直接就把事情说了一遍。

    朝阳真人是武当派的掌门,不论是在武当,还是在江湖上都是十分德高望重的,金蕉叶与他也有十几年的交情了,从小就见过朝阳真人,所以,她自然是很相信朝阳真人的,跟朝阳真人说这些话,也并不避讳,也是实话实说的了。

    更何况,她原本就是为了求得一个答案,哪里还会隐瞒什么呢?

    “十三年前,真人说阿箩会在十三岁的时候遇到一些事情,如果能过去自然是好的,可是如今看来,她是没有度过去的,但她也没有因此而殒命,这又是为什么呢?我实在是想不通,再加上想起真人曾经同我说过的那些话,所以特意来寻真人问个明白,都怪我那时候没有在意真人的话,现在才来问,不然的话,如果我早知道,说不定阿箩就能避开这些事情了。”

    朝阳真人淡声道:“金掌门这话,贫道不敢苟同。”

    “每个人的命数都是天定的。一生匆匆数十年,会发生什么事情,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其实都是注定了的。若想要避开,又谈何容易呢?而且,就算是避开了,这件事不发生了,难保就不会引发另外一件事啊!命数天定,其实天道是不可能让任何人脱离它的掌控的,不论怎样,这努力和不努力,结果也都是注定了的。所谓人定胜天,也不过是天道给人注定的另一种命运而已。”

    金蕉叶咬了咬唇,道:“真人的意思是,不管我当时是否在意,阿箩都会在十三岁那年遭逢大变,然后失去性命离我而去吗?”

    朝阳真人没有回避这个问题,点点头,十分直白的道:“不错。寿数天定,命数尚可人为努力,以求得更好的结果,但是寿数却是很难突破的了。在现在来说,一个人的寿数定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该走的时候,还是会走的。这是自然法则,很难更改。”

    听到朝阳真人这话,金蕉叶不免又有些伤心,她来时其实就想过这些了,之前在金陵时也都想过想通了,但此时听到朝阳真人这么说,还是慢慢红了眼眶。

    看着金蕉叶伤心,逍遥子也有些于心不忍,安慰了金蕉叶几句,然后就问出了一个他也一直想问的问题:“真人既然知道的这么清楚,怎么十三年前不把事情说清楚呢?就算不能改变,我们至少心里也有个准备啊。”

    朝阳真人默默看了逍遥子一眼,才淡声道:“逍遥掌门,世间之人,不似我们这些修道之人那么看淡生死,当时沈姑娘还不足一岁,贫道若是以实情告知,金掌门岂不是要伤心死了?”

    “再说,即便贫道当时直接说了,也明确告知金掌门不必做任何努力,因为寿数之事不可更改,但贫道这样说了,金掌门就会真的不做任何努力么?要知道命数之事最为玄妙,有可能做得越多,错得越多。如果强行更改命数的,有可能引发不堪设想的后果。所以,贫道并不能直说。”

    “其实,当时贫道本不该多嘴的。只是,贫道当时看沈姑娘着实可爱,心中不忍,动了恻隐之心,才会语焉不详的提醒了一下金掌门。贫道也知道这于事无补,但总希望于那孩子的命途有点儿帮助,只是可惜了,贫道一己之力,也不足以改变天道啊。”

    朝阳真人顿了顿,才又道,“其实二位有所不知,贫道这等已堪破天命的修道之人,是不能随便泄露天机的。一旦泄露天机,贫道必遭天谴。十三年前,贫道语焉不详的对金掌门说了沈姑娘之事,即便没有言明,但亦为天道所不容,贫道回山之后,大病了一场,足足半年才好。”

    听到朝阳真人这话,金蕉叶和逍遥子也被勾起了回忆,想起当年他们回去后,倒是确实听到了朝阳真人病重吐血的消息,他们还送东西来武当山了的。那会儿他们还纳闷,不懂朝阳真人好端端的怎么会病得这么严重。此时想来才知道,原来朝阳真人是泄露了沈叠箩的寿数天机才会病的。

    金蕉叶感动不已,连忙向朝阳真人行大礼拜谢。

    朝阳真人忙将人搀起来:“修道之人,当不起金掌门这样的大礼。金掌门此来,就是为了问清楚令爱的事情吗?”

    -本章完结-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