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86寿数天定(开新文啦,求支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秦时彦此举,太初帝和赵皇后觉得也没什么要紧的,只是心中都有些诧异秦时彦为什么突然要这么做,但是他二人都没有出声,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事态发展。

    申菡萏此时的脸涨得通红,眼泪迅速充盈在眼眶之中,她并不知道秦时彦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知道秦时彦想到了什么,又因为她不知道她所敬的酒为毒酒,所以对于秦时彦的无礼行为,她只觉得羞愤屈辱。

    她只不过想给皇上敬酒而已,再说她都知道自己错了,就算是皇太孙不愿意让她给皇上敬酒,也不能让她的婢女喝这杯酒来羞辱她吧?

    林春肯定是不敢喝的。

    但秦时彦岂能轻易放过她呢?在他看来,申菡萏主仆俩的这种反应,就更是证明了她们主仆有问题,也更加深了他心中的疑窦。

    “孤的话你都敢不听吗?孤让你把这杯酒喝下去,你没有听到吗?”

    秦时彦眯眼,厉声道,“小盘子,她不喝,你就给她灌下去!”

    小盘子领命,林春见自家主子都快哭出来了,为了不让申菡萏更加难堪,林春主动接过秦时彦手中的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了。

    很快的,酒中毒发作,林春只觉得腹痛如绞,紧接着,连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直接吐出两口黑血,然后倒地身亡了。

    秦时彦顿时如临大敌,望着申菡萏怨毒道:“践人,你谋害皇爷爷!”

    “来人,有刺客,护驾!”

    全场之中,突生此变故,只有秦时彦的反应是最快的,因为林春的暴毙,宴席之上的歌舞被迅速中断,所有人都骚乱起来,但在尤稗青带着禁军到了之后,场面就得到了控制。

    秦时彦不管旁人,只盯着吓得早已瘫倒在地的申菡萏,挥手道:“来人,把太孙妃拖下去砍了!”

    秦时彦是气疯了,他不喜欢申氏,多半是因为他自己心中有别人,只觉得太初帝给他选的这个太子妃不合他的心意而已,再后来申继圣种种所为,只是让他越来越不喜申菡萏而已,倒是对申菡萏没有什么恶意的,更没有想要杀她。

    但是,申菡萏居然胆敢想要毒杀他的皇爷爷,秦时彦是绝容不下她的,想到这里,忍不住又怨毒的瞪了申菡萏一眼,她要毒杀皇爷爷,难道是对皇爷爷处置申继圣和申家的事情怀恨在心,所以才会这样的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申菡萏可谓是愚蠢之极了!

    申菡萏早就因为林春的暴毙被吓得瘫软在地了,见秦时彦要人把她拖出去,而尤稗青真的带着几个禁军气势汹汹的就过来了,再看太初帝面沉似水的模样,申菡萏吓死了,早就顾不得什么先前对赵贵妃的承诺了,下意识的就喊道:“皇上,皇上明察啊!孙媳不是有意要谋害皇上的!这杯酒是赵贵妃要孙媳敬给皇上的!就连这个酒杯都是赵贵妃给孙媳的!”

    申菡萏再也不敢有所欺瞒,把之前赵贵妃怎么找她,怎么说服她的话全都说了一遍,而且再三表示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情。

    太初帝听完之后,面色越发沉郁,他与已经来到身边的秦非邺深深对视一眼,然后父子两个同时想到了一个人,都一起往秦允明的方向看过去。

    此时的秦允明虽然极力装作冷静镇定,但是苍白的脸色还是出卖了他内心的紧张与焦虑,他甚至都没有勇气与太初帝和秦非邺对视,他心里知道,一切都完了。

    太初帝收回视线,望着秦非邺道:“小七,你去查,给朕狠狠地查!”

    “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在场的人一个都不许离开!”

    秦非邺默默看了秦允明一眼,领命而去,最先要查的,自然是申菡萏和赵贵妃了。他一直都有派人盯着秦允明在宫外的行动,派人盯着跟秦允明勾结的城防外营的两个主将,还盯着西泉长公主,只有宫中,因为太初帝之前同他说过,后宫之事不需要他操心,所以他就没有派人盯着,结果万万没想到,秦允明竟然绕开了他的人,不知道用什么法子通知了赵贵妃,赵贵妃又说动了申菡萏动手,这真的是他疏忽了啊。

    不过还好时彦机警,截掉了那杯毒酒,不然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了。

    秦时彦也想帮忙:“皇爷爷,让孙儿也跟着七叔一起去查吧?”

    太初帝沉声道:“这样的事情不用你插手,你就陪着朕在这里等着。你七叔会查清楚的。”

    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自然是轰动金陵的,朝中都听到了风声,宫城封闭,皇城封锁,消息也是送不出去的,倒也没有闹出什么大的乱子来,这也是因为太初帝毫无损伤,贼人没有得逞的缘故。

    沈叠箩远在城外,又在进行封闭式的最终考核选拔,太初帝对特战营的最终考核十分重视,又让城防外一营全力配合,所以,即便别人有所调动或者听到了金陵城中的消息,也是没有人敢来通知沈叠箩的。

    还是等沈叠箩为期十天的考核结束之后,她整顿好了特战营的最终队员,然后让他们先回训练基地休整几天,她自己独个一人回到金陵后,才听到了这个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后,她立马就进宫去找秦非邺问情况去了。

    “阿邺,皇上没事吧?你们都没事儿吧?在宴席上,有没有受伤啊?”

    沈叠箩等不及秦非邺回答,又撇嘴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怎么都不派人通知我一声啊?我现在才知道!我都担心死了!”

    上回九公主要用毒酒害她,那是她有戒心啊,再加上她自己对蛊和毒都有一定的研究,自然是能看出来的,可是,这回在场的人没一个对蛊毒有研究的,这要是出事了,那可怎么好呢?

    秦非邺微微笑道:“阿箩,不用担心,父皇没事,我也没事。宴席之上,也没有受伤,只是申氏的一个宫女死了而已。”

    “哦?那是怎么回事?”沈叠箩回来时,只恍惚听得说是太孙妃谋害皇上却不成,就直接进宫来寻秦非邺问情况了,听得秦非邺这话,忙问道,“阿邺,你给我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况呗。”

    “好,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原本秦非邺也是要跟沈叠箩说当时的过程的,听见沈叠箩问了,便把当时发生的事情都跟沈叠箩说了一遍,言罢,才又道:“说起来,也是时彦机警,后来我去问过他,他说看见申氏要敬酒,就想起当时九公主跟你敬酒的事情来,所以他觉得不对,这才要申氏身边的婢女出来试酒的。”

    “这也真是多亏了他,原本其实我是派人盯着二哥那边的,结果二哥却绕开了我的人,跑去找了赵贵妃和申氏帮忙,我这真的是疏忽了,我也真是没想到,二哥会这样铤而走险哪!”

    “事情有惊无险就好,再说了,你一个人思虑有限,又怎么可能顾得过来呢?现在这样,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听秦非邺如此说,沈叠箩又问道,“听你所说,事情确是永西王所为,那么,事情都查清楚了,是么?”

    “不错,事情已经查清楚了,”

    秦非邺道,“阿箩,你是知道的,二哥跟赵贵妃等人都有联系,这一次,就是二哥直接找到了赵贵妃,让赵贵妃找个不知情的人给父皇敬酒,打算毒死父皇,而赵贵妃之前跟申氏就有约定,于是这才找到了申氏。”

    秦非邺早就已经把事情查清楚了,将事情前前后后都同沈叠箩说了一遍。

    “这申氏也太蠢了吧?居然这么早就被赵贵妃利用了吗?”

    沈叠箩撇撇嘴,又问道,“阿邺,你方才说,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秦氏跑去找永西王说支持永西王做皇帝,然后永西王就真的动了心思,这才有了后面这一连串的事情,那你觉得,这事儿跟沈达有没有关系啊?”

    秦非邺道:“这个事儿还很难说。据西泉长公主所言,是沈达让她找个王爷支持的,说是要想东山再起,父皇并不可靠,只能另找一个皇子,要有从龙之功,才有东山再起的可能。然后西泉长公主思来想去,便找了二哥。但是,据西泉长公主所说,沈达只是说了这番话,但是并没有指名要支持谁。所以这件事也算是还没有问清楚的,所以我也就唯独这件事还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