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盗墓(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h3 id="htmltimu">盗墓(二)</h3>

    而且史书上也说这周延王擅长呼风唤雨,当年大秦始皇攻打大周的时候,本来已经是兵临大周国都燕城城下了,却不想突然这个时候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奇怪的就是雨只下在燕城城外,而城内却滴雨未有。这雨一下就下了十天十夜,导致燕城城外洪水肆虐,城外的五十万秦军被洪水冲走了大半,余者也是被这洪水冲的丧失了斗志,这个时候,燕城城内突然传出一道声音,声音并不大,但是却清清楚楚的落在众人的耳中:“尔等速速退去,吾不愿再造杀孽,但有我李延一日,燕城就永不可破”始皇看大势已去,只能无奈退去,始皇回去以后,郁郁而终,最后由他的大儿子,也就是现在的大秦皇帝,秦宣皇继位。”老道说道这里,不禁感慨万千,对大汉说道:“以一己之力对抗五十万之众,特别是最后那句话怎叫一个英雄了得,男儿存于世正当如此啊,可惜后来不知为何,这周延王却突然驾崩了,当时的周皇后,也就是延王的老婆动用全国的财力耗时三年为延王修造了一座秘密陵寝,当工程竣工的时候,那周皇后也不知所踪至于这延王陵寝的下落也随着周皇后的失踪而下落不明了。而大周因为周皇后的挥霍和突然没有皇帝产生的内乱,不久就被励精图治的大秦所灭。”大汉听完了老道说的这些缘由,又不禁问道:“既然周皇后已经失踪不知去向,老哥你却又怎么知道这陵寝的具体位置?”浮云老道顺手拿出一个葫芦,仰头咕噜了几口,大汉只闻得酒香四溢,不禁勾起了馋虫,当下正寻思着讨两口酒来喝,却不想老道已经把葫芦嘴一塞,重新挂在了腰上,老道喝了口酒,又继续说道:“老弟,其实当时的周皇后在陵寝修好以后,就封死了墓门,不仅将当时的工匠士兵都封在里面,就连自己也一块封在里面了,显然是要和延王继续做个阴世夫妻了。只是她没想到但凡修这种大墓的匠人,谁不知道墓修好之时就是自己身死的时候,早早就给自己留了道活路,不过留下来的士兵却都是死士,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墓封死的时候这些士兵也是将这些匠人屠戮了个干净,然后也是自刎去见延王了。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些匠人当中却有一人心脏是长在左边的,所以那致命的一刀却没有捅死自己,这匠人醒来以后发现周围死尸无数,当下也不敢停留,沿着自己留下的小路离开了陵寝。回来以后担惊受怕,再加上确实伤的也重,不久也死去了。死之前不想这个秘密就这么永远消失,再加上也希望自己的后人能凭着自己留下的后路回到古墓中拿到那些金银财宝,从此大富大贵,再也不要像他这样,结果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所以绘了一张到达古墓的地图,就散手去了,根据工匠的描述,当时的金银珠宝可是成车成车往里运的。只可惜当他的后人拿着那张地图来寻找古墓的时候,却发现原来工匠留下来的路线已经不对了,后来才发现就在工匠走后不久,这一带山体发生了一次集体塌方,原来的一些小路也在这次塌方中被掩埋在了地下。那后人见无法寻找,再加上当时还是大周统治天下,怕被有心人知道后招来杀身之祸,于是就将地图藏了起来,却不想老道我在多年前游历此地的时候,正好碰到这个工匠的后人,当时他看老道我仙风道骨,颇有几分高人模样,就将此图交给了老道,真是时也命也!”大汉听完老道的自卖自夸,很认真地打量了老道几眼,那满眼的不信之色,以浮云老道脸皮之厚,也不禁被看的脸微微一红,心下想到:“难道老道我要和你说这地图是我花了十斤金子换的不成,这叫老道我以后如何出来行走江湖啊。”浮云老道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老弟,如今你也知道了来龙去脉,实话说,这古墓太大,老道我一人却是力有不及,但肥水不流外人田,就便宜自家兄弟了,待得进ru古墓,金银财宝我分文不取,只取延王随身之物如何?”大汉听了老道言语,心里盘算道:浮云老道乃方外之人,取延王随身之物也无非是想寻求道之奥妙罢了,自己一俗世之人,此生不过只求荣华富贵,锦衣玉食罢了,道家之道干自己鸟事,金银财宝取来才是正理。当下哈哈一笑,对浮云老道说道:“这个好说,只要进了古墓,兄弟我只取黄白之物,其它的随老哥你挑便是。”浮云老道听大汉如此说,也就放下心来,微微点了点头,便继续一手托着圆盘,继续赶路去了。又走了半日时光,众人终于来到了一处山谷之中,虽然此时是炎炎盛夏,但谷内却是微风阵阵,凉爽异常。放眼望去,远处一条白练垂于谷中,待众人走近一看,却原来是一条参天瀑布顺着陡峭的山壁流入谷中的深潭之下,潭水呈黑色,一副看不到底的样子,浮云老道先示意众人在潭边休息,而他自己又拿起圆盘勘测起来,只见这时圆盘指针不再晃动,而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