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栽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妈犯了什么罪,还请夫人直接和说吧,何必惊动母亲。”

    曹氏眼神闪了闪,没有想到,自己请来老夫人的来坐镇,竟然被秦氏一言道破。

    不过那又能如何?这次徐妈妈是跑不掉了!徐妈妈是秦氏身边的老人儿,如果徐妈妈出事了,秦氏一定会心痛的吧?

    想到这里,曹氏舒心极了。

    在秦氏不卑不亢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阮云瑾的心中微微一怔,有些诧异的看了自己娘亲一眼,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娘亲,今日会这样和曹氏说话。

    娘亲平日里面对曹氏,都是柔柔弱弱的,曹氏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不没有过今日这样的表现。

    阮云瑾的目光,落在了青叶的脸上。

    青叶的刚刚是去喊母亲的,现在脸色肿了起来,难道着是……娘亲打的?

    阮云瑾有些不敢相信,她的娘亲是什么样的性子,她怎么会不知道,直到前生身死的时候,也不曾反抗过。

    她的心中,不是没有埋怨过娘亲的软弱,可是后来一想,娘亲是没有娘家的人,被阮府上下,联合在一起,压得死死的,如何能反抗?

    可是今日,她似乎看到了娘亲,强硬了起来……

    曹氏淡淡的看了秦氏一眼,然后道:“阿瑾的金锁丢了。”

    秦氏听到这个,眼皮一跳,问道:“什么金锁?”这话却是问阮云瑾的。

    阮云瑾抹了把眼泪,可怜兮兮的说道:“祖父给的金锁。”

    秦氏的身子晃了晃,眼中带着急切:“怎么丢了?”

    “不……不知道……”阮云瑾嗫嚅的说道,和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没有什么两样。

    “秦氏,你和阿瑾着什么急,金锁丢了,孩子能知道什么?”曹氏忽然道。

    阮云瑾听到了这话,心中气竭,自己娘亲那哪里是和自己着急,而是那金锁,的确是一个很紧要的物件,娘亲心里着急,也不是针对自己的!而是针对金锁丢了这件事情的!

    今生的她,若不是已经看透了曹氏的嘴脸,估计还会因为这埋怨娘亲。

    曹氏冷了脸,对着阮云瑾说道:“阿瑾,你莫要哭了,母亲给你做主,你的金锁,就是给徐妈妈这个虐奴偷拿了。”

    看曹氏这个样子,好像是在给阮云瑾出气一样。

    秦氏着急了,连忙道:“一定不是徐妈妈拿的!”

    徐妈妈跟在她身边有十几年了,她的首饰都是徐妈妈打理的,从来没有丢过一件,徐妈妈又怎么会去拿阿瑾的金锁?

    徐妈妈一听这个,也慌了神,咣当一声的,就跪在了地上,道:“老奴绝对没有拿小姐的东西,冤枉啊!”

    徐妈妈知道,今日的这个大帽子,若是给曹氏扣上了,那她就免不了被赶出阮府的命运,这还是轻的,重的,怕是要当众打掉她半条老命。

    曹氏为难的看了一眼阮老夫人,似乎在等着阮老夫人拿主意。

    阮老夫人转动了一下手上的念珠,然后慢条斯理的开口了:“曹氏,你这是三房的当家夫人,我今日在这看着呢,我希望你能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