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牛山云很生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会说话,你别介意。快给道长赔礼道歉。”

    “牛道长啊,对不住了,我这嘴也没个把风的。”

    “行了行了,你们快别再嚷嚷了,就让道长静一静。”三天后,有人找上门来,还是个大人物。

    是谁呢?小染他爸带着小染来了。

    “去,告诉他们,谁来也不看。”

    “不好意思,我们道长说了,谁来都不看。”九成抬着嗓子说了句就进去了。

    “等等。”一位穿着阔绰的人给九成手里塞了一摞钱。这九成多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这点钱就能把他打发喽?

    “这位小兄弟,你就再报个信,如果道长能把小女治好,多少钱我都给。”

    “我师父说了,不见就是不见。”自从我病了后,六斤和小满也过来了,整天守在我身边。

    “咋地了,九成。”

    “他们非要见道长。”

    “牛师父说了,以后永远不再出山。”

    “啥玩意,你他妈的摆什么谱,信不信我一把火把你这破道观烧了。”一个面神凶煞的人物说道。旁边一个小女子,带着帽子。

    “这娘们有病吧,这么大热天戴个帽子。”小满说道。

    “阿彪,怎么说话呢?退下。”男子一声呵斥,这叫阿彪的乖乖退下。

    “还忘见谅,我这伙计不懂事,我实在有要事相求,还忘周全。”说着又拿出一摞钱出来。

    这个人哪,只要经历一次生死,再也不会贪恋什么荣华富贵。

    现在的人总是抱怨这也不好,那也不对,我建议你去医院看看,你啥都想明白了。

    九成三兄弟又何尝不是,以前来说,钱对他们的引诱那是无限的,而现在,他们对钱可是一点兴趣都不感。

    只要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什么钱不钱的,他们不惦记。

    所以,我告诉大家一句话大家细细琢磨。

    钱少是自己的,再多是别人的,再多是大家的,再多就是人民的,所以叫人民币。

    “行了行了,别掏了,你拿钱不稀罕,我师父身体抱恙,你们还是回去吧。小满,送客。”现在我都成这样了,这个节骨眼上还来找我,九成当然不愿意待见,给多钱都不待见。

    “给你们师父说,就说我唐小染就算求他了不行吗?”唐小染簌然泪下,旁边有个高贵的妇人搂住她。

    九成看这女的和我有点瓜葛,“师父,门口有个叫唐小染的你认识不?”

    我哗啦一下起来,“狗日的,不是她那件事,我能成这样,告诉她,不见。”

    “师父,那个女孩说,她求你不行么?”

    “你个王八羔子,她给你什么好处了,你给她说话。她就一个放荡女,你要有钱,你今晚就能把她————”九成眼睛瞪的大大的。

    说实话,唐小染除了长相好,在我心目中的印象可是一点都不好,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常在舞厅浪,哪能不挨艹。

    “当初怎么不给我说说好话,解释解释,现在出事了,找我了,妈来个巴子,门都没有,让他们滚蛋。”九成屁颠屁颠跑掉。

    谁曾想,这老家伙也是疼爱女儿,竟然带着一家老小在我峦山道观门前跪了下来。

    “师父,他们都跪了一天了?”九成给我说。

    “他们喜欢跪就跪着吧。我才不管他们那事,现在我已经不是道士了。“

    ”师父,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听我给你说,比方说,我问你借钱,你借给我,那是你的事,我还不还,那是我的事,这就是两码子事,你总不能你借了,我没还,你就怪自己当初给我借,你应该说是我没道德。所以......“

    ”九成啊,我发现你小子现在学的怎么,怎么越来越能当道士了。这说话一套一套的,没看出来啊,真没看出来啊。“我一股子笑把九成搞的怪不好意思。

    ”师父,您这是,您这是挖苦我还是嘲笑我。“

    其实仔细想想,九成说这话并无道理,当道士是我的事,别人说是他们的事,这是两码事,要让别人不说,我就得干好,干的漂漂亮亮,让他们看看。

    咦,九成这话一说,我仔细一思考,对啊,还是自己太年轻,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穿自己的鞋,走自己路,让别人扯淡去吧。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