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九章 大战之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和薛梅格沐浴在温暖的朝晖里,肩并着肩,头靠着头。

    她突然嗔怪的说:“翔子,你竟然不记得我了。”

    “不,我记得那个穿橘色衣服的小丫头,但我怎么也没想到那就是你!”

    “呵,你以为我是你爸爸从公园里捡来的野孩子吧。”

    “有那么一点儿吧,我还怀疑过你,因为从见到你开始,就怪事不断,到现在我也没有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她长出了一口气,“想想,小时候的日子可真是美好,还记得一年级二班的教室吗?教室里还生了一个取暖的洋炉子,上面坐了一个正在嗞嗞哭泣的茶壶,阳光从窗口射进来,就像梦一样。”

    我苦笑了一下,十分傻逼地说:“是啊,仿佛就在昨天。”

    她突然扭头看着我说:“是吗?你也有这种感觉?真的,就好像昨天刚刚发生一样,我昨晚好像做了一个梦,你好像又被穆老师罚站了对吧。哦,对了,你还记得不,你那时候总是留着鼻涕,说话之前先吸溜那么一下子,特逗!哈哈。”

    我脸色阴沉地看了她一眼,问:“你还记得什么?”

    她说:“都记得啊,有一次要放寒假了,爸爸要带我去北京,临走前我以班长的名义把你单独留下来,把我喜欢的铅笔还有那种带香味儿的橡皮全都送给了你,对了,你记得吗?我还吻了你呢!”

    听她这么说,大概是不会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了。也好,她总是这样没心没肺,那就这样没心没肺下去好了,不要记得那些令人恐惧的事。

    我微笑着说:“你真的吻了我吗?那时候我们才8岁呢!”

    薛梅格甚至有点儿兴奋了,嗲嗲地说:“我早熟嘛!对了,记得当时你就哭了,哭得稀里哗啦的。我问你为什么哭,你说要是怀了孕,你爸会打死你的。哈哈,你当时还真有意思,好像是我一个小姑娘把你怎么了样似的。怎么,这么多年都没有谈恋爱是不是小时候我给你造成的阴影啊?”

    “阴影谈不上,就像一场梦魇!”

    “好啊,当兵的,你竟然这样说我,你知道你爸是怎么发现我的吗?傻子,那是我故意让你爸发现的,我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一直想着你呢,傻瓜!”

    “从8岁开始,直到现在?小丫头你可真够痴情的呢,看来我是非你不娶了?”

    薛梅格突然背转身,低低地说了一句“那是你的事!”

    真没想到啊,她竟然就是潜意识里那个橘色衣服的小丫头,那个穿橘色衣服的小丫头竟然就是现在的薛梅格!真他奶奶个腿儿的,生活真是有意思,我这万年的童男子儿竟然还有一段这样的童年恋情,8岁,我靠,貌似我刚刚记事儿啊,说出来都是天下奇闻。

    自从我跟薛梅格确定恋爱关系以后,我就想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想起爷爷死前的嘱托和组织交给的使命,我竟然觉得自己感到非常压抑,而且我冥冥之中感觉到,我是个危险缠身的家伙,凡是跟我有所关联的人,都或多或少会受到伤害。贺天蓉的死,就是我心中永远的伤痛,昨天晚上那老鬼又来索取薛梅格的魂魄,我不得不相信,这中间一定有着难以言说的宿命,就像是诅咒,而这种诅咒似乎掺杂在我的家族血液中。这真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一想起这些,我脑子就乱的一团糟。

    我很无奈,我甚至想告诉这小丫头,说梅格我们分手吧,我是个危险分子,你跟着我一定不会幸福的。可是,我要她怎样才会相信呢?还是算了吧,我只能在暗处保护她了,等有机会再说吧,不过我心里还是下了决心的,不能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去害别人,到关键时刻让我选择的话,我会选择放弃爱情,而拯救她的生命!

    想到这里,我整个人就觉得很悲壮,有点儿霸王别姬的感觉,他奶奶个腿儿的,莫非哥们儿天生要当英雄的么?怎么说哥们儿也是经常在牛a与牛c之间徘徊的主儿,哇哈哈,问天地之间谁与争锋?

    正在我对自己的前景独自意淫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呻吟。回头看时,张素真已经醒了。嘴里喊着饿。我和薛梅格把他扶起来,坐到沙发上。薛梅格傻啦吧唧的问:“小张啊,你怎么睡地上了?”张素真晃了晃脑袋说:“薛姐姐,我想吃你家楼下的名牌小笼包,你能帮我买吗?”

    薛梅格高兴地说,“好啊,我开车去,很快的!”

    薛梅格拿了车钥匙,很欢快地走了。

    薛梅格走后,张素真哑着嗓子说,“池班长,你还好吧?”

    我说:“你还问我呢,你的脖子上还有抓伤,要紧吗,不然去医院吧。”

    他摇了摇头,踱到卧房里去换药了。这时,茶壶飘了起来,往茶几上的玻璃杯里倒了一杯开水,然后又倒了一杯开水。

    我对着空气,说了声谢谢。我想这俩偷情鬼还是很有意思的啊。很善解人意的,只是他们的能力太小了,昨天晚上的恶战,根本就没有插上手,说不定早就吓得躲到什么地方了呢。

    小张换了药,就走出卧室,坐在沙发上,端起茶几上的开水,一饮而尽。我靠,这又不是雪碧,是滚达达的开水呀。这让我非常吃惊,以前只知道这小张长着一双复眼,可以看到鬼魂,可他身上有太多难以想象的存在,看来我不知道的太多了。

    小张喝完水,定了定神,说:池班长,喝水吧,你也可以的。

    啥?这还不烫死我啊。

    没事的,刚才偷情鬼已经替我们吹凉了,温度恰到好处。

    没想到这小子养的这俩鬼,还真过得是皇帝般的待遇啊。竟然还有人给干这种事情!不过,我还是躲远点儿好,怎么说都是俩鬼啊,况且,况且其中那只女鬼还魅惑过我,想起来真是不堪回首啊!我这28年的处男之身,在那次差点儿就被破了,他奶奶个腿儿的。

    “池班长,趁薛姐姐不在,我跟你说件事。”

    我说,“早等着你说呢,是不是还是昨晚的事?”

    张素真点点头,说:“池班长,我问你,你昨晚是不是做什么噩梦了,能给我讲讲吗?”

    他奶奶个腿儿的,这怎么讲,昨天的梦也是个私人问题吧。那么私密的事情怎么好讲给别人听呢。

    这是,小张竟然说:“是不是梦见贺天蓉了?”

    我靠,生活处处是惊喜啊,你小子怎么知道我做了什么梦呢?

    他没有立刻回答我的话,而是掏出他那个改造手机,鼓捣了几下,就把手机举到我面前让我看,我看了半天根本就没看懂,摇了摇脑袋。

    小张见我不懂,把手机收回来后,说:“昨天你梦中的贺天蓉并不是真正的贺天蓉,也就是说,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真正的梦。而是有人专门制造的幻象!”

    我惊讶的说:“那个也是幻象?那这样的话就太可怕了,他竟然能够读心?甚至知道我的故事,知道我心里的人,这就太可怕了!”

    小张说:是呀。我们昨天消灭了那个母大爷,但是它只是个傀儡,而身后操纵这个傀儡的人,绝对是不简单。

    我说:我已经知道是谁了,就是母大爷的侄子。早晨我在窗口还看到了他的背影,可是,他到底要干什么?

    小张说:他具体要干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太厉害了,他可以深入知悉你的内心,并利用你自己内心的矛盾来瓦解你的意志。比如说爱情!以此推断,这应该是早有预谋的,那个母大爷临死之前就已经被施了法,所以从他快咽气到你们汽车收音机里再到这栋大楼,再到昨晚你梦到贺天蓉时,她最后说的那一番话,反反复复地说着的一句话就是别——三——心——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