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传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愣着干嘛?去拿身干净的衣服,洗个澡,垫上。”老妈见我不懂,随手拿了条我爸的四角裤衩,把卫生棉撕开示范给我看,“就像这样,垫在裤子上。”

    我半是懵懂半是疑惑地进了厕所洗澡,洗完澡,我把血染的内裤拿给我妈,眼神殷切,“妈。”

    “我去!”我妈挥开我的内裤,“你拿给我干嘛?都这么大了,以后内裤自己洗。”

    于是我又返回去洗内裤了,我妈在门外指挥,“弄点香皂,搓出泡沫,洗干净在出来。”

    “哦。”我按照指挥笨拙的洗着,话说,这是我第一次洗内裤?以前都是我妈帮我洗的。

    “九九,外面那个同学怎么回事?是他送你回来的?”老妈倚在门上,那男孩长得可招眼了,肤若皓玉,眉疏目朗,日后定是个美男子。

    “那是我们班的班长兰仲文,是他帮我跟老师请假的。”

    “他就是兰仲文啊?你们学校那个年级第一?”

    “妈你怎么知道?”

    “他是咱们大区军院的孩子啊,他爸叫兰睿,中铁局的。他外公是国民党,战后被逼到台湾去了,他妈是被兰睿骗去的,当年兰睿娶了老婆的,战乱的时候由部队举办相亲,他妈相中了兰睿,但兰睿没告诉她他结婚了,等她肚子大了,兰睿才说出来,他妈没辙,跟兰睿和他老婆一起生活,后来估计是受不了当小房,他妈就跑到台湾去了,还挺傲的,放着姑奶奶不做,到台湾去打拼了。”

    我搓泡沫的手一顿,居然有这么曲折离奇的故事。

    太传奇了吧?

    晾好衣服,饭也做好了,兰仲文还坐在客厅里,风度翩翩的。我妈像见了什么宝贝似的,坐在沙发上跟他聊得热火朝天,典型的调查户口,问东问西。

    兰仲文从小随父亲见过不少大人物,对这种场面话早是应付自如,笑着逐一回答,谦逊有礼。

    但他的手微微握着,看得出有点拘谨。我皱着眉,我妈搞什么鬼?不是很清楚他们家的事情吗?干嘛还要重新问一遍?害得他那么不自在。

    经历了早上的事情,我现在看到兰仲文都有一点尴尬,也有一点感动,尤其是想起他在诊所挤进人群中那个画面,那个焦虑的少年,那副挺拔的身影,会一辈子刻录在我心中。

    他见我晾好衣服了,掐准时机起身告辞,“那我就先回去,九九的单车还在学校里,我中午过来接她。”

    这孩子太懂事了。我妈看着,高兴得合不拢嘴,“饭都做好了,你就留在这里吃午饭吧,多一个人多一双筷子,热闹。”

    “谢谢伯母的款待,不过我们家的饭也应该做好了,就几步路,我走回去就好了,不然父亲会担心的。”

    老妈见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就允了。

    吃过午饭,兰仲文来接我上学,再次坐上他的单车横梁,我脸红得要滴血,尤其早上我还哭哭啼啼的说,我得了绝症,我要死了。

    真是想割腕的心都有了。

    他不知道我心思的千回百转,看我纠结着眉头,关心问道:“九九,你不舒服?”

    我用力摇头。

    “要不你今天就别去上学了?回家去休息?”

    “不用了。”

    他唔了一声,又说,“九九,你要参赛的画怎么样了?青少年才艺大赛在寒假,我已经帮你报名了,还有两个多月。”

    “还没画好,不过我已经选好题材了。”想了想又问,“兰仲文,你是去参加书法比赛吗?听说你之前拿了银奖。”

    “不是,我很久不写书法了,我现在是参加青少年钢琴比赛。”说这话的时候,兰仲文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见黯淡,“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会,钢琴是我的爱好,可是我每次连8强都进不去。”

    贪玩的年纪,谁也不会想到,天才兰仲文也有达不到的梦想,攀不到的渴望。

    ------题外话------

    喜欢我的亲们动动手指点下收藏吧,我马上要改名字和简介啦,别到时候找不到我了,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