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01 骗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她何必想那么长远,只要这一刻彼此是真心真意就是了。而且只要她努力经营,没准她也能把这一刻延长一点,延长到刚好到他们老死那一刻。

    互相拥抱了一会子,华恬心情已经恢复如初了,对钟离彻笑道,“走罢,咱们回去。只怕不日,便要听到姚卓纳贵妾的消息了。叶夫人一直让姚卓纳,这下可遂了心愿了。”

    希望叶瑶宁泉下有知,不要难过,也不要快乐。

    她忍不住再一次想起那个为了姚卓付出了那么多的小娘子,想起她为了解除婚约和姚卓在一起,苦学了许多过去不肯学的东西。

    想起出嫁那日,叶瑶宁凤冠霞帔,满脸娇羞和幸福,最终却吐着血倒在姚卓怀中,芳魂就此逝去。

    钟离彻见华恬目光泛红,便握住她的手,点点头,一起施展轻功离开。

    我不知道你担心害怕什么,但我只要握紧你的手,一直陪在你身边。

    两人回京不过几日,果然从叶夫人那里听到了姚卓愿意纳贵妾的消息,听说人选已经寻到,是个年龄颇大却一直未曾出阁的小娘子。

    赵秀初和林新晴也到镇国公府上,跟华恬说了一些那小娘子的事。

    那小娘子是姚卓老家隔壁镇上的,随父母进京好几年了,一直不曾出嫁,就耽误了。后来遇到姚卓,一个是老姑娘,一个是鳏夫,正好合适。

    “叶夫人还提议,不如让那小娘子做继妻,毕竟是清白人家出身的姑娘。”赵秀初摇摇头,说道。

    “姚大郎一口便拒绝了,说当年对瑶宁有过承诺,不能违背承诺。且他如今纳贵妾,已是不该,怎么能让出妻位。”林新晴接着说道。

    赵秀初点点头,“叶夫人不过是试探,得到姚卓的再一次保证,也就完全放心了。”

    “到时候一顶小轿,抬着贵妾进门。贵妾进门之后,还得给瑶宁的牌位敬茶。”林新晴说道,“姚大郎知道我们和瑶宁的关系,说到时要上门来拜访。”

    华恬点点头,这姚大郎做的,叫人无可挑剔。若是站在姚大郎这一边的,甚至会觉得叶家过于霸道。

    须知一个人活在世上,只有庶子没有嫡子,毕竟是愧对祖宗的。姚卓不娶继妻,而是纳贵妾,将来的儿女出身,也只能是庶出。就连他的儿女,出身也会低别人一等。

    不过她很快摇摇头,将自己的思维摆正。

    永不再娶妻,那是姚卓自己对叶瑶宁的承诺,并非有人相逼。若是姚卓狠心一点,也是可以娶继妻的,不过如此一来,他便永远失去了叶家的支持。

    该如何取舍,姚卓自己心里肯定很清楚。她这个旁观者,何须操心太多?

    转眼就到了姚卓纳贵妾那一日,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叶府派了人去陪着吃了一顿饭,那贵妾就算纳进来了。

    三日过后,姚卓带着贵妾,来到了镇国公府上。

    华恬看去,见那小妾穿了一身粉色衣衫,生得很是温婉,五官大方明丽,却又没有侵略性,叫人看了心生好感。

    她暗地里有些吃惊,按说这样一张脸,绝对是正室才会有的。可惜命运弄人,让她做了贵妾。

    “她叫采薇,县主直接叫采薇就是。”姚卓指着身旁的贵妾说道。

    华恬点点头,身旁的檀香送上一个匣子给那采薇。

    她笑道,“采薇姑娘以后要好生照顾姚大郎,为姚家开枝散叶才是。”

    那采薇含羞带涩地应了。

    之后钟离彻招呼姚卓,华恬和那采薇坐着说话。

    “姚大郎先头迎娶的妻子,与我是好友。只是她命薄,不能照顾姚大郎,以后就劳烦你多多照顾了。”华恬客气道。

    那小娘子听了,脸上带了悲色,低声道,“这奴家是知道的,初时知道,心里好不难过……夫人她、她……”

    说着悲痛不已,似乎是已经说不下去了。

    华恬听着,却觉得心中一惊。

    这悲泣的声音好生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一般。

    这般想着,她面上也带上了悲伤,“唉,那日正是洞房花烛时,两人喝了交杯酒,瑶宁竟就中毒了,一直吐血不止……我赶到时,只见她凤冠霞帔,却一口一口地吐血,满眼都是一片红……”

    说着拿了帕子擦泪,那情境太过震撼,叫华恬每每想起来,都忍不住要落泪。原本凤冠霞帔、洞房花烛的大喜,变成了美人魂丧的大悲。

    采薇听了,泪珠子不住地往下掉,“奴家……听郎君提起过,真是天妒有情人……明明那般好的一对……”

    那声音更显熟悉了,熟悉得似乎下一刻便能想起来。可是华恬却始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见过这嗓音。

    她擦去眼泪,对采薇不好意思地笑笑,“瞧我,你们前来,我却说这些伤心的话……还请你心里莫要见怪……瑶宁新婚之夜惨死,姚大郎心里说不定会时时想起,请你多包容一些……”

    “奴家省得……郎君和夫人鹣鲽情深,忘不了也是自然的……奴家能入姚府,已然心满意足,定不会思谋不是自己的东西。”采薇说道。

    华恬总觉得这声音熟悉,可就是想不起到底是哪个,所以很快转移了话题,说了些旁的。

    没多久姚卓过来告辞,要带采薇去容府和姜府拜访,华恬和钟离彻便将两人送出去。

    目送人离开之后,华恬皱着眉头,“好生奇怪,这采薇的声音,我似乎在哪里听过一般,很是熟悉。可我就是想不起来,我到底何时听过她说话,按理说,我与她是第二次见面才是。”

    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城外一间房舍里,在那处,华恬既不曾见过采薇的样子,也不曾听过她的声音。所以其实第二次见面,相当于第一次见面。

    “莫急,想不起来便慢慢想,总会想起来的。”钟离彻安慰她。

    华恬点点头,心里却总忍不住想起。

    直到回到房中,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