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 郡王推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治平元年,畿内、宋、亳、陈、许、汝、蔡、唐、颍、曹、濮、济、单、濠、泗、庐、寿、楚、杭、宣、洪、鄂、施、渝州、光化、高邮军大水,遣使行视,疏治赈恤,蠲其赋租。

    以上是宋史中的一段记载,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但却记录着一场声势浩大的水灾,而且这场水灾就发生在大宋的政治核心区域,以开封为首的数十个州府都受到水灾的影响,最严重的甚至整个州府被洪水淹没,水面上到处都是死尸,仅有少数逃到高处的百姓才得以幸免。

    相比之下,开封城受到的水灾还不算是特别严重,汴河、蔡河、金水河与五丈河是开封城的四条主要河流,不过在暴雨之下,这四河流的河水倒灌入城,使得大半个开封城都被水淹,最深的地方把整个民居都淹没了,道路上竟然可以行船,浅一些地方淹没了小半个屋子,有些百姓提前逃走,有些来不及逃走的只能爬上屋顶求生。

    赵颜虽然是从后世穿越而来的,但他不可能完全记住历史上的每一件事,比如对于这次影响巨大的水灾,他就没有丝毫的印象,更没有事先做好准备,结果最后在雨水灌进郡王府时,赵颜无奈之下做出决定,带着王府的人到城外的别院暂避。

    赵颜的广阳郡王府在开封城的西南,而别院却在城东,如此一来,这一路上赵颜他们需要先从汴河上面的兴国寺桥通过,进入到西角楼大街,然后再从踊路街一直向东,穿过东十字大街和旧曹门街,郡王府的别院就在旧曹门东边十里处。

    老福身为王府的大管家,办事十分的得力,等到下午之时,就已经准备好了十辆大车,其中赵颜和曹颖及几个贴身的丫鬟坐一辆车,剩下的车子里大都装着一些财物,另外还有几十个下人跟着,至于府中还留有不少的东西和下人,他们会在接下来几天里分批去别院。

    当赵颜的车队通过汴河上的兴国寺桥时,他看到河道两岸都已经被水给淹没,兴国寺桥的两端也积聚了很深的水,赵颜的车辆在通过时,车轮差点陷到泥里出不来,最后还是老福指挥着十几个家丁才把大车推到桥上。

    西角楼大街和踊路街也积了水,不过不是太深,只到人的膝盖处,赵颜所乘的车子用四匹马拉着,但就算是这样,在水中的前行时也并不轻松。

    大街上也并不是只有赵颜这十辆大车,赵颜的车辆两侧满是拖家带口逃难的百姓,他们的家也和郡王府一样,都是被水给淹了,根本没办法居住,甚至呆在屋子里还会有危险,天知道房子会在什么时候被泡塌,所以还是逃出去安全一些。

    相比坐在马车上的赵颜,周围这些逃难的百姓才是真正的水灾受害者,无论男女老幼,身上都背着大大的包袱,里面装着他们家中能带走的所有东西,哪怕是锅碗瓢盆也要带在身上,条件好一些的百姓赶着牛车,车上坐着一家子人,差一些的由男人推着车子,车上坐着老人和孩子,女人背着巨大的包袱帮助男人推车,更差的一些的百姓则是由男人挑着扁担,两头的筐子里放着孩子和物品,女人和老人都跟在旁边,趟着浑浊的泥水前行。

    马车上的赵颜看着两侧那些逃难百姓的惨状,最后不由得叹息一声,转过头看了看自己的马车里,曹颖躺在他的对面,现在睡的正香,只是她的身体还没好,时不时的还会咳嗽两声,小豆芽和觅雪这两个小丫头靠在一起,现在也在打瞌睡,只有小肉丁精力充沛,抱着小豆芽的一只脚玩的不亦乐乎。

    车厢内的安详与车厢外的慌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赵颜虽然也很同情外面逃难的百姓,但他却无能为力,甚至连他自己都是逃难中的一员,虽然他从小就受到舍己为人的教育,但是人都是自私的,特别是前世时的赵颜拥有相当丰富的阅历,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热血少年,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是有极限的,更不是什么圣人和救国救民的大英雄,他只是一个拥有特殊身份的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只有照顾好自己身边的人,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至于救灾这种事,自然有那些政事堂里的相公们去烦恼。

    等到赵颜的马车来到踊路街后,发现这里的情况比其它地方好多了,道路上只有一层薄薄的水,顶多只到脚踝,不愧是最靠近皇城的一条路,这也让赵颜他们的前进速度加快了许多,不过即便是这样,等到他们出城门时,天色也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