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第12章 黑巨剑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每一招一出,就似乎要将云默的识海搅破。不过云默现在并不敢尝试,只能等到无人的时候再练。可不知为什么,云默只要拿起虚空巨剑,就忍不住要试一下第二招力劈式。

    或许,是因为比试;或许,现在力劈式对他很重要。也或许,这个黑巨剑鞘里的剑法实在是太过诱人了。

    当晚。云中天也传来消息,每日是十年比试的第一天。而云默的运气竟然极其倒霉的在第一天就抽中在第一场上台比试。而这次来参加比试的少说也有六百多名少年啊。

    这六百名少年在第一天就要淘汰掉一半,所以云默的“运气”也算逆天了。

    ***

    翌日清晨,阳光明媚。

    云澜城的城中央。

    在靠近城主府的地方,有一块方圆百里的大空地,名为圣武场。这圣武场一直都是为了比试的时候才会拿出来,其余时间也一直不准任何人靠近。

    在空地上已经有六十个擂台,又有名为六十台。而云默,就在第一台。这是想不显眼,也得显眼了、

    此刻,圣武场周围已经人满为患了。在正前方高台处,也就是圣武场的前方有一排极高的座位,这位置也已经有数名中年男子坐下,也有几名老者,那影流子赫然也在其中。

    “各位朋友,鄙人乃云澜城城主旭月。此次比试,将由苍穹圣院的火老主持。”一名英俊的中年男子说罢后,冲着旁边的一位古怪老头抱拳,退了下去。

    火老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说道:“想必你们也知道此次我苍穹圣院招收天下天才。此次比试,你们全力以赴即可,现在开始。”

    慢慢的,按照之前的规划,所有参加第一轮比试的少年上台。

    六十台的人也慢慢地多了起来。

    云默上了第一擂台后,一名看着阴森的少年也随后走了上去。而且那名少年,已然是强体中期的境界,而且气息十分的稳定。

    随后。每个擂台边都有一名守卫,云默所在的第一擂台,那阴森少年和云默都上去后,浑厚的声音从那守卫口中发出:“云城云默,丹府初期,对,龙血府影杀府影诃,强体中期。”

    听到这后,云中天连忙焦急的冲着城主旭月抱拳说道:“旭月城主。犬儿不过丹府初期,如何能对的上强体中期,我代我儿认输。”

    即便是知道云默现在修炼‘神魔不灭决’入的门,云中天也已经心乱如麻了。毕竟‘神魔不灭决’再怎么逆天,也没法这么跨阶去战斗吧。父母对儿女的担忧,全天下都是一样的,云默一次身受重伤,云中天二人就十分自责。

    天下的事情谁又说得准,此云默已经不是彼云默,万幸,重生后的云默对云中天二人依旧是有尊敬和亲情。

    围观的纷纷议论。

    “这云默真可怜,肯定输了。”

    “是啊,这等级差的不是一点两点。”

    一尖嘴的年轻人更是刻薄道:“影杀府那是什么的存在,可是龙血府的十八府之一,影流子那种反虚大能坐镇的存在。”

    “对,对,据说这影诃还是影流子的得意弟子呢?”

    一个丹府初期,一个强体中期,这跨的也不是一点点。

    云中天这心里更是着急了,忙道:“我代我儿认输。”

    云默还没说话,苍穹圣院的火老皱眉不满道:“这场比试不是你能决定的。况且,我大妖界常年战乱,若是人人都像你般护子,哪有出路可言?”

    “父亲请放心。”云默没说其他的什么,也知道这影诃肯定是故意朝着自己来的。说不定就是那影流子安排的,况且,云默也不惧怕那影诃。

    虽然是强体中期,可现在的云默,他正好想试试新练的剑术,背上的黑巨仿佛也很激动一般。

    云中天无奈之下,只好退下,跟慕素素一起担忧的看着第一擂台。

    至于影流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看样子云默已经被他当成尸体了。

    就这般,比武开始。

    影诃站在擂台上,拿出一柄双剑,嘿嘿阴笑着:“小子,今天落在我影诃的手上,是你的运气。这样你死了,也不会太丢人。”

    云默默默的拔出身后的虚空巨剑,脑海中一遍遍的临摹着力劈剑术,说道:“鹿死谁手还不可知,若是你死了,我必定为你祭奠一杯水酒。”

    “嘿嘿,好一个伶牙利嘴的小子。不过,口舌之能可不会让你杀了我。死来~~!”影诃正说着,突然一声大喝。身体如弯弓般冲向云默,手中的双剑在前方划了一道,内气跟随双剑跌撞而来。

    此时,云默突然闭上双眼,不知为何。

    这一下,所有的人都知道云默必死了。

    云中天的指甲已经狠狠的掐进自己的肉里。他忍不住了,只要云默有半分危险,他就是不顾一切也要去救下云默。他可知道,这肯定是影流子的阴谋。

    至于之前的火老,也是不解的看着云默。

    眼瞅着影诃的双剑就要划向云默,内气也随之而来。云默突然一个诡异的身法,双剑落空。影诃落在云默之前的站位,他云默已经离开之前的位置四五步。

    脑海中的力劈式一遍遍的临摹着。

    云默终于缓缓的举起虚空巨剑。

    双手紧握住虚空,身上气势突然暴起,甚至胜过了影诃。虚空巨剑被云默的内气覆盖,竟然凝固成一层层的白色。虚空巨剑高举,一股杀势似乎正在酝酿。

    “力劈式,给我开。”云默感觉这一剑的杀势已经到了极限,突然爆发。在原地跳起,虚空巨剑冲着影诃的位置狠狠的落下。

    强大的压力甚至压得影诃动弹不得。

    砰…轰隆一声,这一招力劈式的杀势竟然化作实质。

    虚空巨剑瞬间落下,影诃没有任何的躲闪,只是艰难的举起了自己的双剑。

    瞬间,力劈式落下。

    咔嚓一声,传来一声碎裂的声音。

    第一擂台上竟然出现滚滚浓烟,看不清里面到底怎么了。只是刚才云默那一剑发出的杀势太过于强大,很难想象这只是一个十岁少年发出的。

    这一剑落下后,云默感觉全身气乏,将虚空巨剑撑在地上,让自己不软瘫下去。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原来力劈式,劈出的是杀意,甚至让自己一瞬间气力抽空大半。

    片刻后。

    浓烟散去。

    擂台上只有云默站在那里,无悲无喜。

    影诃,早已经跟他的双剑一样化成两半。可诡异的是,擂台上没有丝毫的鲜血流出。就连云默的虚空巨剑上,也没有一丝的鲜血。

    顿时,场上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看着云默的眼神都怪异起来。

    一个强体中期的炼体者,竟然被一个丹府初期的云默一剑劈成两半,没人敢相信。可是擂台上的事实,又让他们不得不相信。

    云默站在原地,淡淡的说了句:“我说过,若你死了,我会为你祭奠一杯水酒。”说完后,在那高台之上,一个老者指着云默震惊的说道:“竟然是‘神魔不灭决’的内气,天呐!”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